《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六十九章 认知不协调

感谢身漫书海的100币打赏

……

朱慈能懂的什么剑法?他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清楚么?

谢芳想要讨好他,起码演真一点,这么浮夸的演技,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么?

朱慈并没生气,把木剑放到一边道。“扬忠伯怎也学佞臣那般奉承朕了?”

谢芳苦笑,若让他和寻常士卒对练,肯定用尽全力,但和圣上对搏……谁敢赢啊?反正他不敢。

看到朱慈也没怪罪他的意思,谢芳松了一口气,紧接着道。“圣上自不必习刀剑,若有战事,便由卑职和众将士为圣上舍身效命,战死沙场。”

无论谢芳这句话只是表面上的功夫,还是真的有了报国的决心,朱慈也唯有摇头,京营的面貌已经今非昔比,但和李自成的闯军还有很大的实力差距。

“扬忠伯觉得闯贼既来,京城可守乎?”

作为高层将领,谢芳对目前的局面还是有所了解,对于朱慈的问题他自己也有所思考过。“回圣上,闯贼虽称五十万,却多为讹诈,且在宁武一战,闯军死伤惨重,居庸关唐通手握重兵,闯军即便攻克居庸关,亦已是强弩之末,届时以京城城高之力,闯军势必不能下,自然退去。”

这或许便是谢芳等高层将领普遍的想法,京城近三百年没失守的记录让他们很多人还保持着乐观。

当然这种盲目的乐观也并非坏事,倘若所有人都觉得京城肯定守不住,那都不用李自成动手,整个京城内部自己就崩溃了。

但是……唐通将要投敌的现实是包不住的,早晚都要面对,朱慈试探性了问了谢芳一句。

“倘若居庸关不可守,唐通投敌了又如何?”

此话一出,谢芳一惊,他还真没想过这种可能,下意识的觉得唐通能够为大明死战而死。

朱慈这么一问,倒也不禁暗暗寻思。

若是唐通真的降了,那以目前京城孤弱的兵力想要守住,那还真是。

难,难,难!

看到谢芳略带惊恐的表情,朱慈大概摸清楚了他的心思,旋而一笑,颇有些满不在乎。“哪怕是唐通真的降了,朕亦不担心,可笑那闯贼还不自知,他日必成瓮中之鳖。”

朱慈的自信和谢芳的忧虑形成了反差,在这种反差下,谢芳明显被朱慈的自信所感染和影响。

谢芳不知道朱慈从哪里来的自信,即使在面对危局时那种从容不迫的自信到底源自于哪里?但在朱慈的这种自信下,谢芳下意识的以为朱慈一定有把握来解决京城的危机。

或是妙计,或是手段。

都足以让谢芳的忧虑一扫而空。

于是,谢芳脸上的那种不自然的表情也消散了许多,顿时冲着朱慈屈膝道。“圣上雄才大略,闯贼必定有去无回。”

朱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要说起有没有把握击败闯军?现实就是……暂时还没把握。

之所以表现的如此自信,只不过是对谢芳进行心理干涉罢了。

心理学中有个名词叫做认知不协调。

意思是,当其他人对于某件事情的认知和自己的认知不同时,自己内心会产生矛盾,这种矛盾下会试图消除和别人的认知不同。

打个比方。

比如在课堂上,老师问一加一等于几。

这个时候你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确定,一加一等于二。

但是当你准备大声喊“二”的时候,却听到全班同学异口同声的道。“三!”

三!

声音极其响亮,并且言之凿凿,非常自信。

这个时候你会有胆量站起来对全班同学说,你们都是智障!明明等于二么?

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会。

并且会因为其他人的认知而影响自己的认知。

最终怀疑可能真的是自己错了,然后跟随着全班同学一起大喊“三!”

三!

显然,朱慈在没有足够把握击败李自成的情况下,表现出的自信,便是想让谢芳产生认知不协调感,迫使他自信起来。

这么做是十分必要的,山西一带接二连三的投降就是因为他们觉得肯定打不过闯王。

没有自信的他们连最起码得战意也丧失了。

朱慈管不了更远,也节制不到居庸关的唐通,但最起码,要将整个京城内的防御力量调整到最佳状态,来迎接闯军的到来。

……

期间又有一些文官来汇报工作,请求指示,原本还想忙中偷闲的朱慈又不得不放弃对于自己的体能锻炼,扑进工作之中。

而在这个时候,宫里传来了消息。

“老皇爷担心皇妃娘娘留在宫外会出乱子,便先接进东宫之中了,只能皇爷回宫大婚。”

“你……你说说……什么?皇妃?接进宫了?”本来意志坚定的朱慈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又狐疑的问道。“哪个皇妃?”

来报信的张纯真摸了摸头,疑惑道。“皇爷不就选过一位皇妃么?”

“是啊。”一旁的胡丰主也随声道。“前几日皇爷还看到过呢,没想到皇妃娘娘竟然进宫了,这可是大喜事。”

喜个屁。

朱慈摸了摸额头,他觉得自己也不是以貌娶人的人,但那天见到的庞然大物……实在是让他难以提起半分兴致。

想到她会成为自己的妃子,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这让他想起了某部叫做大内密探的电影。

皇家选妃就算再如何眼瞎,也不该如此搪塞吧。

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丰主,你确定那天见到女子便……便是皇妃?”

胡丰主很自信,在他眼里宁槿可是天仙般的人物,又怎么会认错?“奴婢不会看错,那人正是皇妃娘娘。”

嘶……朱慈咧嘴抽了一口气,本来这事都已经抛在脑后,一门心思的扑在正事上了。

现在突然又再次提了起来,浑身都感到不自在,警惕的问道。“你们俩是都见过皇妃的是吧。”

“是的……皇爷。”

“那你们觉得皇妃生的如何?”

皇妃生的如何?

好!

好看

很好看!

好看到爆!

不过介于两个小太监的词语匮乏,回答的也是本本分分。

张纯真道。“皇妃即为国母,自然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胡丰主也点头。“奴婢听过一首诗,正好可以形容皇妃娘娘……”

“说……”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真的假的?

朱慈看到两个属下言之凿凿的一口咬定那个庞然大物是美女。

他的认知开始不协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