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最后的战役

原本王永吉还心存侥幸心想冒充辽东汉人,免得让辽宁皇帝知道自己的降臣的身份,那他几条命都不够这暴君怼的。

现在当天子突然提起高邮,王永吉心道他彻底凉了,高邮可不是乱说的。

他王永吉就是高邮人。

这不明摆着把他的伪装硬生生的戳破,老脸都没地方挂了。

脸要不要无所谓,他都投降鞑子了,最不要的就是脸,怎么样活命才是王道。

想到了西市街口经常进行的凌迟大刑,王永吉当时就吓哭了。

他不知道辽宁皇帝会如何对待他,内心中还存留着想要活下来的想法。

王永吉跪着朝朱慈爬去,不过很快便被亲兵阻拦了下来,对于一个降臣怎么可能让他靠近?

王永吉并不介意,他可没那个胆子刺杀。

只是边哭边大声道。“臣有罪,臣有罪,臣为蓟辽总督,却至山海关拱手让于鞑子,但是当时臣也被迫无奈啊,吴三桂早有不臣之心,和鞑子素有书信来往,他要降鞑子,臣却无可奈何,只得暂时委身于鞑子,以图之后脱身报效朝廷的知遇之恩。”

王永吉取胜欲望强烈,说着,好不煽情。

“圣上明查,明查啊。”

“真是好一个暂时委身。”朱慈别有意味的看着王永吉的洋相,啧啧称奇。

明末的文臣不要脸是出了名的,当然更不要脸的是那些投降了满清的汉臣。

一方面举起屠刀对着自己人毫不手软。

一方面又恬不知耻的声称他们的投降是为了替救主报仇而已。

所以说,既然出卖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又怎么可能重新将其接纳。

“你知道,因为这次鞑子入关的,京畿有多少百姓惨死于鞑子之手,又有多少将士在辽东浴血奋战客死他乡!”

“为什么?想当初,成祖之时,四海微服,四方诸夷皆以我大明为尊,时至今日,堂堂华夏,竟然被区区未开化捕鱼野人入关略城?谁之责?!”

“便是你等恬不知耻之辈,不顾祖宗威德,不顾中华颜面,认贼作父,屈服于夷狄之下,你等之人,有何面目自称汉人!”

朱慈盛怒之下,王永吉噤若寒蝉,颤抖的道。“圣上……圣上!罪臣知错了,请准罪臣戴罪立功,卫戍大明江山啊。”

“你能有什么用?”

“臣……臣以为,清虏虽然势大,却有退心,只要圣上愿意与其和谈,必能成功,不得一兵一卒保却京畿诸地。”

王永吉还没说完,就被朱慈一刀鞘呼倒在地上,和谈?

和个屁的谈,这局面,到底是谁应该主动找谁和谈,他们似乎还没搞明白。

况且,作为有史以来,最爱面子的朝代,他朱慈的下限就根本不可能有和敌人和谈的退路。

即使和谈,也是应当是敌人被迫主动和谈,主动要求签订不平等条约,不然根本没得谈。

多尔衮派这么个货色是来恶心自己的么。

“他说让朕找鞑清和谈,你们觉得呢?”朱慈问向周围的人。

“我天朝上国怎能与鞑虏和谈,岂不有损大国尊严?”袁枢主是主战派,即刻说道。

“清虏不过徒有其表而已,虽然势大,又怎敌圣上天军,臣觉得不需和谈。”戚宗明道,他也是主战派。

其他将校也纷纷表示,不要怂,就他妈的干,谁他妈的想和谈谁孙子。

就是这样,王永吉看到的是清一色的主战派,没有一个试图退缩求和的人。

这在王永吉眼里,他们都疯了啊,他们真要硬撸清军!

当然,辽宁皇帝疯不疯他不关心,他只关心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

只是当他看到辽宁皇帝拔出了刀走到他面前的时候,那心头彻底凉了。“不……圣上不能杀臣,圣上还需要臣去传话给清虏吧,是吧……”

王永吉吸着鼻涕丑态百出。

“没错,这么说起来,你还是有些用的。”朱慈玩味的笑着。

王永吉好像看到希望,没错,这就是他一个人来到出使的原因,辽宁皇帝就算再想杀他,也不得不考虑是不是还要用到他完成答复多尔衮的目的。

看起来……还有活命的可能。

不过,为何辽宁皇帝笑的那样诡异莫测?

……

七月九日。

清军在其驻地外的山坡上,收到了特别的礼物。

一堆碎肉,以及一整块人皮,人皮之上有火烙过的痕迹,凑成了几个不太规则的汉字。

“朕来了。”

没有其他多余的话。

而从这些尸块周围发现的衣物和印信等诸多细节,可以轻易的推断出,死者正是多尔衮所派去王永吉。

被辽宁皇帝毫不犹豫的干掉。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还真是辽宁皇帝的性格。”最后一点希冀破灭,看来已经没有其他更多的回旋余地。

和谈可以和谈,但其他人不会接受他们骄傲的八旗军主动向明军和谈。

尤其是辽宁皇帝杀使,以及遣送尸体的行为,无疑更加激怒于八旗众军。

而汉军旗中的孔有德,尚可喜等人,以及关宁军的吴三桂,则是人心惶惶,辽宁皇帝对于投降鞑清汉臣的毫不妥协的行为,也无疑让他们没有任何退路的为鞑清卖命,更没有重新回归明朝的可能。

“蛮子皇帝辱我太甚!这口气实难咽下!”

“蛮子皇帝不过带了几万人罢了,只要将其包围,不怕他不束手就擒。”

八旗的将领们纷纷表达了想要干辽宁皇帝的欲望。

这欲望太强烈,多尔衮也知道这个时候,妄图以和谈的形式结束这场已经失去意义的战争是没有任何可能。

那么接下来,只能一战。

如果在虚下去,即使拿回来了顺治,他在清廷中树立的威信,也将彻底荡然无存。

“朱慈烺啊,明明可以安稳的返回京城做你的皇帝,但你却偏偏如此……”

……

朱慈的不妥协,不愿意主动和谈,带来的是整个鞑清八旗军的怒火。

无论在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远远占据优势的八旗军,带着怒火,迎向辽宁皇帝的主力。

  http://../book/36831/18238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