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南京的盘算

当阎应元使用黄太吉神位阻挡鞑清的火炮后,实际上他也做好了失效的准备。

这种东西能够阻挡一时,却阻挡不了一世。

那么如果鞑清军真的不顾一切的开始开炮,将会如何?

通州城的城墙肯定支撑不了多久,这在阎应元巡视了城防后,很容易意识到的一点。

既然城墙早晚会被轰塌,那还不如自己直接给推倒。

最起码,有所准备。

确定好一段已经出现松动的城墙后,阎应元便在这段城墙做了手脚,不但挖散了城墙的几个撑力节点,并且在后面设置好了埋伏。

所谓的埋伏,便是用干草浸过油后,铺成了地面后,置于在预先设定好的城墙倒塌点后面。

当鞑清军火炮轰击开始,顺势将城墙推倒,造成城墙被火炮轰塌的假象。

等到鞑清军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头脑,并且大队的人马涌入城中之后,便是将其点燃。

以烈火将所有踏入通州的鞑清军烧成了烤全羊。

滋滋的冒着某种莫名其妙的味道。

阎应元坐在木桩上,翘着二郎腿抖动着,看着那群惨叫的清军,面无表情。“这法子也残忍些,孔明说过,这么干会折寿的。”

黄得功回给了阎应元一个冷汗的表情,反正也折不到黄得功的寿,战争就是竭尽所能的杀人。

无所谓残忍不残忍。

如果对待敌人还是仁慈的,那么等于对自己的残忍。

看到西城门无恙,并且烧死了将近数百的清兵,黄得功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同时又忧虑起来。“虽然此计甚秒,但如今城墙缺失,在这之后将如何守之?”

阎应元长叹一声。“那就看鞑子敢不敢再次利用这个缺口攻城了。”

当侵入通州的鞑清军被火攻烧的死伤惨重,这也无疑在清军的内心中下了印记,那边是……即使用火炮击碎了城墙,他们也不敢轻易的利用缺口攻入城中。

阎应元自毁城墙的行为,不仅仅是为了烧死这几百清兵,更是为了打击鞑清的士气,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攻城之中疑神疑鬼。

听到阎应元的话,黄得功若有所思,终究是苦笑了一声,阎应元还真是让人摸不透的一个人。

担心他的西城会不会失守,实在是多此一举。

“阎总兵,你怕不怕死?”

“谁又能不怕死呢?只是生死由天,某人只求无愧于心罢了。”

……

天空像往常一样湛蓝。

却仍旧硝烟弥漫。

西城的被摆了一道。

多尔衮的脸色越发阴沉,这从没听过的阎应元,到底是何许人物……在守城的计略方面,简直层出不穷。

如此的一个小城,被他玩出了花儿,在连续的进攻中,以微弱的兵力,令他的八旗军损兵折将。

接到的情报中显示,他在来通州之前,只是江阴的典史,完全没有任何大战的经验。

乃是被辽宁皇帝朝擢上来的总兵。

“又是辽宁皇帝!”多尔衮很生气,在明军身上连续吃瘪的他,已经有些脑壳疼。

无论是在辽东,还是在这里,这位才登基的新皇仿佛无处不在。

识人,用人,个人的气魄,让本已经衰微的大明,迸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

方方面面的压力之下,多尔衮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他实际上已经后悔如此草率的入关了。

但……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得打完。

咬着牙的多尔衮,仍然向全军下达着死磕通州城的命令。

……

北方的战斗如火如荼,还未熄灭,方圆千里民不聊生。

相比于此,南方基本上没有遭遇兵祸,人们还算过的滋润。

当然,普通的农民无论在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其实过的也差不多,战时死于刀戈,平时死于压迫。

过得滋润的也只有那些豪强巨富,达官贵人。

无论国家如何衰败,无论民怨如何沸腾,无论异族如何践踏汉家的山河,对于他们大部分人来说,只要能保证没人动他们的蛋糕,他们闲的蛋疼才会操心家国。

但是,只要他们的利益被威胁,便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大义的旗帜,和任何胆敢觊觎他们蛋糕的人对着干。

哪怕对方是皇帝。

南方拥立了璐王为监国,东林党把持了南方的力量。

当然,楚党,浙党,阉党的人也还有着残余,指责东林叛国,不忠不义的人也大有人在,不过在将周围藩镇的力量掌握在手中后,那种反抗之声,也小了很多。

很多人被迫害,很多人表示不合作。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新皇的槽点实在太多了,哪怕是向来爱面子,喜欢立牌坊的东林大佬们,也直接放弃了暗杀,改为堂而皇之的反叛。

钱谦益最近有些头疼。

头疼的并不是北方如何了,而是他的小妾柳如是因为他支持璐王监国,而和自己闹别扭。

正在想着如何去哄柳mm开心的钱谦益,却不得不先去上班,如今的钱谦益,已经被璐王召为内阁大学士,不是当初的白身。

很忙的。

伪南明政府目前最大的军事行动,便是北伐山东。

不过前方接到汇报。

刘良佐部,和刘泽清部双双停止进军,被封死在黄河一线,这真是奇了怪了。

“这是伪帝的山东巡抚李岩的信。”

昏暗的厅堂之中,像一间暗室,几个身着官袍的大佬,相互之间探讨着伪南明的军政大事。

透出的身音腐朽不堪。

璐王是个摆设,权力也只掌握在这些人手中。

信被拆开传阅,便是这封信将十万北伐军,困死在黄河一线,这样的结果无疑超出了这些大佬们的想象。

“李岩是何人?”

“似乎是李闯的降将。”

“呵,贼匪尔。”有人嗤之以鼻,贼匪的出身,足以让这些自以为出身高贵的人为之鄙视。

“如今奈何?”

“刘良佐和刘泽清所虑者,无外乎己方受损,而对方得利,平白吃亏罢了,实在是小家心思,只要许以重利,区区李岩,何以阻我大明兵锋?”

“如此也好,但就怕刘良佐和刘泽清狮子大开口,这些粗人,实在不足为信。”

  http://../book/36831/179635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