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各军部署,大战在即

左手按着战刀,右手高举着酒碗。

朱慈对着准备出征的将士道。

“大明的将士们,鞑子已经入关了!”

“他们踏足了属于我们汉家的土地,他们欺辱着我们的兄弟姐妹,他们手持着镣铐想要套住我们的脖颈,他们想要打断我们的脊梁驱为奴仆。”

“告诉朕!你们能容忍卑微的夷狄践踏在我们的汉人的头顶之上么!”朱慈问道。

军士之中的京营军官带头响应,从而带动整个大军震耳欲聋的呼喊。

“不能!”

闯军的降卒,以及高杰部的补充,组成了如今的皇卫营,而又经过筛选之后。

军士的年级普遍在二十岁左右。

在这青春期刚过,更年期未至的年龄段,最容易受到愤青病毒的侵害。

热血在他们心中翻滚,即使还没喝酒,便已经被周围人的情绪感染的面红耳赤。

而他们的主帅,那披挂着战甲的少年,乃是大明帝国的皇帝,那个被传成了武功盖世的男人。

虽然那身影瘦削,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壮,但这段日子以来,那具身躯中的帝王之气,早以将其衬托的异常高大。

这是一种由心而生的感觉。

帝王的气质和他那强势的手腕,足以让他本人在军中有着足够的威信。

“告诉朕!你们能容忍鞑子剃光我们的头骨,插上耻辱的鼠尾么!”

“不能!”

“不能!”

这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古老思想了,许多人都听说关外的鞑子留的是一种,辫子细到能插入铜钱圆孔的恶心发型。

若非脑子被驴踢了,没人会喜欢这样野蛮傻叉的发型。

朱慈持续夸大鞑子入关后对于汉人的危害,不断刺激着全军对于建奴的仇恨。

仇恨是力量的源泉。

仇恨是战斗力的保证。

仇恨可以将松散的汉人凝聚成一股绳索。

锻成利刃,插入敌人的胸膛。

这正是朱慈所需要的。

“是的,绝不能!所以……鞑子来了!那我们该如何?”引导着众人的思想,将军队牢牢掌握在手中。

皇帝若要在乱世中立足于天下,只靠在朝堂上玩弄御臣的手腕,那是远远不够的。

皇权不稳,或是权臣弄权,更多的是功高盖主。

那么……如果皇帝的功劳盖突破天际,下面的将领就算有小心思,也翻腾不出来浪花。

多尔衮为了入住中原,孤注一掷,朱慈又怎能放弃这大好机会。

亲征换家有利有弊,但对朱慈来说根本不用想太多,就是怼过去。

只要能把建奴怼残,其他的事情都不算事情……

“打过去!”众将士呼喊道,回应着朱慈。

排山倒海的浪涛之下,王先通和张庆臻早已习以为常,辽宁皇帝能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位,获得如此大名声……和他那自带蛊惑属性的语言是分不开的。

当然……这其实也是因为他们两人本身便是忠诚于国家的爱国将领。

朱慈的言语,也更容易触动他们。

军营每日听戏讲书的活动,就一直没有间断过。

基本已经成为明军每日的日常。

许多民族英雄的事迹,已经能让大多数人耳熟能详,那其中所带来的正能量,便是明军之中的民族观念在逐渐形成。

这也是朱慈在宣扬民族仇恨时,能够获得响应的基础。

“打过去!为千万死难的同胞报仇!打过去,将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和痛苦封还,打过去……让鞑子明白一个事情……”

“那便是……血债血偿!”

全军群情激奋,朱慈仍然在祭军台上,他来回踱步,但目光始终注视着全军。

“杀鞑子!”

“灭建奴!”

“血债血偿。”

无数的声音在军列中回荡,无数的仇恨在众人心中滋长。

如今的皇卫军已经不是当初的京营,和精良装备,强化训练相比,朱慈更重视的是对军队心灵的控制,和感情的引导。

强化爱国主义精神,将其一步步的转变为如同兔家军一样的强悍部队。

朱慈等到众人声音平息后,又继续言道。

“那便满饮此碗酒,随朕出征!踏平建奴!”

说罢,朱慈率先仰头喝下碗中酒,甘美好喝的就像那兑了水的二锅头。

朱慈带头,中军效仿,五千人一起喝酒的场面,相当的壮观。

喝完之后,朱慈摔碗,大吼道。“汉人永不为奴!”

“汉人永不为奴!”

西风烈烈,旌旗展展,汉家锦绣,绵延不绝。

在这一刻,朱慈带着他的皇卫营的五千骑兵……朝着东北而去。

“圣上……这方向不太对吧……”张庆臻看到朱慈远去的进军路线,有点懵逼的对王先通说道。

“圣上用兵多谋,断不会有误,惠安侯莫要怀疑。”王先通是知道朱慈的全盘计划的。

对于朱慈朝东北进军,并没有多大疑问。

张庆臻将信将疑。

只是王先通心中却想着其他的事情。

随着朱慈离开,京畿的军务也彻底交到了的手中。

这一刻,王先通感觉到了肩膀上的压力,京城……一定要守住!

……

这一刻。

黄得功的勇卫营进入了山东地界,虽然没来的及赶上与李自成的会战,但这个时候的黄得功却又听说了建奴即将入寇京畿的消息。

不禁加快了行军速度。

……

这一刻。

马万里的汉土联军也抵达了北直隶,手下的士兵大多是朴实的乡民,建奴入关的消息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朝廷还真是多事之秋啊。

送走了李自成,又迎来了建奴。

杀不尽的敌人。

马万里想起了还在石柱的奶奶秦良玉,又想起了两年前战死的父亲马祥麟。

他的叔叔,婶婶,舅舅,母亲……全部为国捐躯而战死,无一苟活……到了他这里,秦马两家人,活下来的所剩无几。

那么……这一次他也会死么?

马万里不知道,但……父母在天上看着,奶奶在家里等着。

马万里又如何能退缩一步。

终究要为大明流血……为家人血恨!

……

这一刻。

将山东巡抚治所移至登莱的李岩,见到了他魂牵梦绕的女神。

红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