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零一章 追妹

“皇上在哪!”急切之中,布木尔泰问道。

“皇上还在清宁宫!”

“还不去备马,把皇上接过来!”布木尔泰急道。

沈阳虽然是他们鞑清的盛京,都,但毕竟只是当初明军在辽东修建的边城。

面积和规模上,肯定无法和北京南京那样的大城市相提并论。

抚远门到皇宫也不过两道街区而已,敌人突然入城,根本没有太多的反应和准备时间。

等到侍卫把福临接过来之后,以及找来了几匹马后,皇宫之外已经能听到喊杀之声,宫内的太监宫女们慌不择路的四散奔逃,很少有人试图保护布木尔泰。

看到顺治过来后,布木尔泰松了一口气。

七岁的福临虎头虎脑,或许是基因,或许是营养跟的上,此时的鞑子小皇帝在个头比同龄人要高一些。

如果上小学的话,肯定是安排在最后一排。

但是毕竟是小娃娃,被人连拉硬扯的带过来,还不知道生什么的福临哇哇的哭了起来。

除了福临,来找布木尔泰的还有经常来宫里玩的东莪格格。

多尔衮的独生女儿。

此时她见宫里乱糟糟的,堂弟被人带走哭啼,小跑着跟在侍卫们的身后来到永福宫。

布木尔泰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不走这的来不及了,骑上了侍卫们准备好的马匹。

将福临抱上了马,就准备逃离皇宫。

东莪格格抱住布木尔泰的小腿。“太后额客,太后额客……”

她爹爹不在此地,她的娘亲在生下她不久后就病死了,整个沈阳之中,也只有太后额客对她最好。

不过……那是因为多尔衮的势而已。

如今大难临头,什么鸟都会各自飞。

在此时,布木尔泰只想保护她自己的儿子,带着多尔衮的女儿,很显然会拖后腿。

况且在多尔衮面前的逢场作戏,总是让她恶心作呕,浓缩的多尔衮才不是她的最爱。

只有那个被称为“满洲第一勇士”的男人,才能给她想要的满足。

那个男人……绝对的起他“满洲第一勇士”的绰号,这一点布木尔泰深有体会。

所以说……在此时,布木尔泰对于多尔衮的独生女儿东莪格格没有丝毫怜悯。

在后者抱着她小腿,叫她婶子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其一脚踹开了老远,然后命侍卫开路,朝着城南逃窜。

只留下东莪格格揉眼哭泣。

……

高杰在听说了太后和小皇帝已经逃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带着一队人去城南追逐。

实际上,他们错开的时间并不久,抓紧效率的情况下,他们逃不了多远。

城内有马骑的人基本上是明军。

有马骑,却不是明军的人,要么是八旗兵,要么是豪民贵胄。

布木尔泰急匆匆之间,连衣服也没换,带着的侍卫又一个个穿的明亮眨眼。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高杰追至德胜门大街,就已经在路南的远处锁定布木尔泰一行人。

更没有二话,直冲过去。沈阳南大门已经开启,城门的守军似乎都已经通过打开的大门逃窜离开。

当然,这也为布木尔泰的奔逃提供了便利。

城门近在咫尺,身后的追兵,却步步紧逼,好在侍卫们找来的马质量过硬,倒没有被拉近距离。

但是……奔马的度,不仅仅取决于马匹的质量,同时也取决于骑士的个人骑术。

布木尔泰,在十三岁嫁给黄太吉以前,经常在科尔沁骑马玩,骑术尚可,跑起马来,不比骁勇的蒙古勇士慢多少。

但是在进了宫之后,她的那股草原野性也只能被磨平。

无法经常骑马的她,只能去试图掌握……另一门高深的“骑术”

虽然,布木尔泰还记得马是怎么骑的,但突然一奔起来,还是感觉十分的生疏。

十几年没接触了,布木尔泰驾驭起来非常吃力。

很快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女司机永远都是一颗*屏蔽的关键字*。

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自爆。

当时好久没骑马的布木尔泰,便把油门当成了刹车,哗的一声,马失前蹄,连人带马的栽倒在地,甚至还连累了紧随身旁的侍卫。

将其一同砸下了马。

失足落马,并不可耻,一个试图取得骑马驾照的新手,不坠马几次,都无法理解骑术的精髓所在。

平时落马也就罢了,但现在坠马可真是要命。

高杰看到前方的布木尔泰一行坠马了,不禁大喜过望,立刻催马加。

“太后娘娘!”侍卫主动下马,让出马匹,其忠诚度还真是高。

布木尔泰怀里的顺治哇哇大哭,而她的双腿膝盖处受了二次创伤,而且扭到了,甚是疼痛。

看到身后的追兵,旦夕而至。

布木尔泰咬了咬牙,把顺治交给侍卫,恨恨的道。“带皇上走!快!一定要保护好皇上,等摄政王回京!”

形势所迫,侍卫也知道不是想太多的时间。

“太后娘娘!”侍卫情知不是考虑的时候,接过了福临,即刻上马和其他人一起奔向南门!

“皇额娘!”小福临伸出手来,不愿意和老娘分开,但在侍卫的强迫之下,却也只能撕心裂肺的哭喊,无济于事。

布木尔泰,目送着自己的儿子离开,直到身后的高杰带人把她围住。

肌肤如玉,弹指可破,风姿卓绝,目不暇接,从她的穿着,便可以看的出,这女子身份肯定不一般,从她的长相来说,雍容的气质,也绝非凡女可比。

确实有几分气质。

这便是本木泰么?高杰不敢确定,如果是的话,实际上高杰是有些失望的。

当初那诗把本木泰传的神乎其神,高杰自以为至少应该比他见过顾横波和陈圆圆要更美一些。

但眼前的鞑子贵妇,虽然也很漂亮,但和顾横波和陈圆圆一比,也不能说更好,只能算各有千秋。

但其他的士兵,显然不挑食,看到布木尔泰,忍不住在她那丰腴的身体上多刮上几眼。

“鞑子伪帝呢!”高杰问道。

布木尔泰没说话,她在寻思着如今该怎么办。

但高杰没多少时间审问,看到远处已经跑出城外的鞑子侍卫们,命两个人把这女人压给朱慈,而后带着其他人继续向城外追去。

7

  http://../book/36831/173485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