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五十二章 啪啪

虽然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此时,宁槿的内心却有说不出来的感觉。

尤其是,在朱慈非常霸气话语下,哪种小女儿的心思,顿时涌上心头。

当时,就直接跪拜了下来,带着哭呛的道。“臣妾知错了。”

当然,这似乎还不够。

鲁迅说过,人生在世,如果没有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如果没有过一次说日就日的爱情,这人生是不完美的人生。

宁槿才不过十四五岁而已,在后世还勉强算个萝莉,不过朱慈可没那么矫情,入乡随俗罢了。

当时就把宁槿丢在床上。

然后……

“皇兄肯定打皇嫂屁股了。”在外面的昭仁嘟着嘴巴说道。“皇嫂叫的好可怜。”

坤兴的小脸早已通红一片,她也不小了,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赶紧拉着昭仁离开这种是非之地,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是坏事。

毛龙儿更明白里面在发生什么,她有孕在身,自然无法满足朱慈,宁槿作为正室受宠幸,正可以消除两者之间的隔阂,再好不过了。

……

去南京还是去北京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太多值得犹豫的地方。

多尔衮很强硬,即使硬顶着都城被干翻的现实下,仍然咬着牙,死撑着要拿下北京,从而入主中原。

他的抉择似乎是对的。

大军在外,有外敌的情况下,能够一致对外,倘若无功而返,那便是清算这次战略失误的时候了。

到时候哪怕多尔衮是摄政王,也扛不住下面八旗将帅们的压力。

所以北京的形式依然刻不容缓。

去南京,几乎等于将北方的大片领土拱手让人,虽然朱慈恨不得直接攻入南京,将那群恬不知耻的货色给一一撸平。

但为了长远的利益考虑,北京的优先级仍然是第一位。

安内,亦需要平定外患。

所以,在济宁休整了一番队伍之后,朱慈携着马步军二万大军,即刻北上,支援京城。

除了嫡系的骑兵营之外,其他的部署,都乃是二刘的旧部。

二刘的步兵,没什么大用,只能充充门面,为了提高战斗力,将二刘部署中的一些拉过来凑数的老弱病残,以及被迫充当壮丁的农民遣散安置。

剩下的便是这二万,总体来说,精简过后的军队,比当初的十万大军,要精锐一些。

……

对多尔衮来说,他现在开始有些怀疑人生,小小的通州,民不过几万,兵不过几千。竟然足足困守了一个月,连续损兵折将了接近三万八旗精锐的情况下,通州城,方才告破。

如今看到守将阎应元,黄得功和马万里被擒获而归,多尔衮却一点开心的念头都没有。

帐内的八旗大将,对于这三个是有气又恨,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

一个月艰难的攻城战下,他们很多人都因此受伤,也有很多人的亲友在这次攻城战中死亡。

他们将所有的仇恨归结于这三个人身上,痛恨的心情溢于言表。

“快跪下!”有人朝着三个人怒吼道。

同时压解着他们的士兵,也使足了力气,试图将他们压跪在地上。

马万里身材弱了下,没抗住力道被压了下来,即刻改跪为坐,表示这自己的不臣服。

而黄得功和阎应元却有些蛮力,身后的两个士兵,哪怕用处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将其动摇一分。

有个士兵急中生智,抽出刀来挑断了阎应元的脚筋,阎应元仍然咬着牙,毫不屈服。

“要杀便杀!某人绝不向鞑子屈膝!”

义正言辞的样子,颇得一旁黄得功和马万里的赞许。

“三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万里江山!”

感觉自己差不多要牺牲了,阎应元也放开的吟诵起了诗,虽然不怎么押韵,虽然和那些大家们的作品相去甚远。

但是自己写的诗歌,才能抒发心中情怀,阎应元觉得够本了,还有什么不知足?

一旁的黄得功是没什么文化,他本来就极为佩服阎应元,现在见他连作诗都会,这种佩服更是五体投地。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文武双全?

阎应元的放诗,并没有让鞑清的人有特别的反应。

他身后的八旗兵见阎应元仍然没有跪下,便是准备直接刺穿阎应元的膝盖。

不过却被多尔衮制止了。

“带下去,莫要伤了他们。”多尔衮出人意料的既没有准备招降他们,也没有准备杀了他们。

甚至连毒打,折磨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其他的八旗将领很不满。“为何不杀了他们,便是因为他们,正白旗可是损失了一甲赖的人!”

“你们才损失一甲赖?!我们正蓝旗可是损失了三甲赖,几乎快要除旗了!”

帐内的不满,多尔衮看在眼中,杀人泄愤是没错,但现在真不能杀。

本来多尔衮想的是,拿下崇祯足够保证换回他儿子。

但现在,却因为通州受阻,让原本的计划搁置下来,据悉,辽宁皇帝已经北上,不日便至北京。

这种情况下,几乎很难在短时间内拿下北京。

所以多尔衮退而求其次,以这三人为砝码,试图换回顺治皇帝。

但是……多尔衮也不确定,这三个人是将,显然加在一起也没顺治值钱。

就是不知道辽宁皇帝愿不愿意做这个亏本买卖了。

同时,多尔衮在拿下通州之后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那就是效仿辽宁皇帝的计谋,快速攻取北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很快,多尔衮便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那个计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他也想不到一向小心谨慎的济尔哈朗会中计打开城门。

那是一套连环计,而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装明军骗开大门,很容易被看破而失败。

更何况,许多明军都被贪腐的没头盔穿。

但如果他们鞑清军不带头盔,夜里都扮不了明军。

那些被杀的贪官,如果知道了自己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救了北京,不知道会不会爬出来为自己喊冤。

  http://../book/36831/181891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