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四章 不断深入

“圣上有意命孤为提督京营戎政,统帅京营。令尔等助之。”朱慈说完,观察着王先通的表情反应。

王先通脸色微凝,眉宇间有着郑重之色。

让太子执掌兵权。

大明近三百年,从未有过。

这真的是圣上的意思?圣上又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朱慈自己也知道他想要做的事情,让其他官僚难以接受,如果不圆滑解释,恐怕整个京城没人会支持他。

但眼下,必须先说服王先通。

他看出了王先通有所怀疑。

朱慈继续道。

“孤和圣上皆知此事有悖祖制,然事态已经迫在眉睫,再罔顾甚多,父皇性命不保矣!”

“太子何处此言?”原本还有些愣的不知该如何回应的王先通顿时大惊失色,那句父皇性命不保,吓到他了。

“今闯贼将至,连下大同宁武,不出数日便可兵临城下,届时以孤城可守乎?”

“禀太子,闯贼虽声势浩大,一路势如破竹,但京城城墙坚固,只要城内军民上下一心,贼军难克!”山西的局势恶化,王先通也知道,但他还有着还有着希冀,那便是京城三百年从未陷落过的记录。

哪怕是后金都劫掠到了山东,也啃不掉京城这块硬石头。

所以他内心还抱着侥幸,侥幸闯军打到京师后便自行退去。

若只是因此,圣上才性命不保,在王先通看来,却是过了。

但现实却无法改变。

熟知历史的朱慈知道大明朝十几天后的命运。王先通话中的前提是城内军民一心?会一心么?那些朝堂上的大员各怀鬼胎,等到闯军来了,争先恐后的献城投降,许多进士庶吉士还恬不知耻的拜个勒色举人为师,节操呢?

“若是军民上下一心,倒也不惧闯贼,然朝廷腐败,卫所糜烂,大明已危在旦夕,况且近日,父皇得到秘报,朝臣之中,以魏藻德张晋彦为首的朝臣,正密谋弑君献于闯贼,以谋出路。”

如果仅仅以闯军进犯,还不足以让王先通效命于他,那么朱慈烺不介意再加一份猛药。

杀君献贼,这是何等大逆不道。

王先通听后,脸色脸色大变,原本他听到崇祯忧心于性命的时候,还只是惊恐,当听到朝臣准备谋杀皇帝的时候,那胸中的愤怒几近于喷出!

现代人其实很难理解古人那种愚忠的精神,但也正是这种愚忠,谱写了华夏数千年的悲歌。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倘若主死呢?

王先通愤怒的几乎要失去理智,捶胸顿足道。“贼臣食君之禄!安敢做此大逆不道之事!”

仇恨被勾起,下面便容易说服了。朱慈不断添油加醋。“如今,京城内外已被魏藻德等人买通,就连圣上的亲军,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也与朝臣们沆瀣一气,只要闯贼进犯北京,他们随时可以取下圣上首级。”

“圣上左右,已无可相信之人,这才不得已命孤私下出宫寻忠贞可靠之士,助孤夺取兵权,斩奸勤王!”朱慈一脸悲愤,隐有泪光。

而王先通听后却已经嚎哭不止,他朝着皇城的方向纳头遥拜,额头上青筋暴起。“圣上竟蒙此大辱,身为臣子,怎能不顾圣命!”

“若殿下不弃,先通立誓,定与朝中奸侫不共戴天,为殿下效命,共除国贼!”

如此一来,王先通便成了朱慈第一个班底,但这远远不够,朱慈的第一个目标是夺取京营的控制权。

目前的京营掌握在兵部右侍郎王家彦和襄城伯李国祯手中。

王先通建议让李国祯挥兵入城绞杀奸臣。

但这很快被朱慈否定了。“李国祯不足为信。”

朱慈冷冷的道,若是李国祯可以信任,他也不用来找王先通了,若有李国祯支持,事情会更加简单。

当然最主要的是,李国祯是崇祯面前的红人,而且是个卖主献城的软蛋,朱慈的谎言可以说服王先通,但根本打动不了李国祯。

朱慈用人的原则是那些在十几天后为大明尽节的义士,这些人即使能力不强,但也是值得信任的。

世道啊,最难的便是人心。

“圣上的命令便是让孤夺取京营的控制权,至于如何夺取,孤心中已有计。”

“悉听殿下之命。”

“京营之中,除李国祯外,可还有其他忠义的勋贵子弟?或是京营中的将领。”朱慈还想争取更多的人,如果是直接在京营中任职的武官,那么他计划的成功率会更大一些。

“若说勋贵,五军营提督惠安伯张庆臻,神机营提督靖远伯王永恩,皆忠贞之辈。至于京营之中,前军都督府属下的通州三卫,则受微臣管辖,可以托付君命。”

惠安伯张庆臻……朱慈暗暗念到这个名字,如果没记错了话,此人亦是为大明死节的忠臣。

朱慈站起了身。“走,我们去找张庆臻,顺便将通州三卫的指挥使找来,此事事关重大,必须从速而行,若是迟疑片刻,被奸臣发觉,大明将彻底葬送到此等奸臣手中!”

朱慈不过十五六的年级,举止间却褪去了铅华,成熟稳重,隐有王者之风。

王先通感觉庆幸,我大明有此太子,假以时日,必为一代明君。

但现在不是假以的时候,如今国难当头,奸臣当道,王先通自认受了皇命,那便舍弃了性命也要为圣上分忧。

王先通为太子找到了宽大的灰布长袍,掩盖他神秘的身份,又叫来一辆马车,这才匆匆朝着五军营而去。

此时,惠安伯张庆臻正在五军营之中,作为五军营的提督,他还是很头疼的。

朝廷命其操练营中军士,以备闯军,但却无法给付军饷,丘八们几个月见不到银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了。

没哗变都足以庆幸,让他们士气高涨的迎战闯贼?门儿都没有。

哪怕是现在,张庆臻给营中下达一个命令,兵油子们仿佛通过气一般,鸟都不鸟。

闯军马上都要过来了?到时候以这样的军容去打仗?想都不敢想。

张庆臻来回踱步。

纵然他有心为国分忧,但时局如此,却难改变一二。

“难道……天要亡我大明么……”张庆臻叹息道。

这个时候,营房外有人进来,张庆臻的家奴将一封信交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