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二百八十一章 动荡不安

“家父既以投效朝廷,自然当为国出力。学生身为明人,亦当以大明为先,国家有难又怎能推辞?”郑森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仿佛对于钱谦益单独找他的原因已然了然于胸,更是对自己该如何回复钱谦益也有所准备。

钱谦益听到郑森的回答,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若是郑森的态度是倾向于南京,那么让郑芝龙更加明确的支持南京,也有了更大的希望。

只是郑森接下来的话,却不由的让钱谦益皱起了眉头。

“但是先生,心中又可有国否?”

郑森直言不讳的诘问道。

直到这个时候,钱谦益才明白,郑森所谓的为国出力,并不是为他们南京的这个国。

他们南京仍然称自己为大明,但北京又何尝不是,并且在实际的正统上,北京那边才是直系。

似乎远比他们更有说服力,就比方说,在南京的内部,就很不安分,因为他们得势而自愿去职的官员,很多很多,史可法,黄宗曦等人,宁愿放弃高官厚禄,也不愿意参与拥立新皇的行为。

钱谦益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为了国家,逆子皇帝统治大明的话,不但有悖于孝道为人所不齿,并且为人暴虐,膳杀忠良。

如果承认这样的皇帝,大明二百余年的基业,都讲毁于一旦。

这也是他们东林党人敢冒天下之大不违于暴君抗争的原因。

但是钱谦益也不傻,郑森的诘问实际上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口中的国,并非指的是南京的大明,他更倾向于北京……

想到此,钱谦益不由的捏了捏拳头,旋尔又松了下来。“这么说,你是想着助纣为虐么?”

“学生只恨不在北京,无法为国建功立业,又何来助纣为虐?”

“如今圣上功高垂世,内平贼寇,外服鞑虏,天下已有咸服之兆,先生又为何操动兵戈,令百姓困苦?”

郑森平时笑不露齿,很少有太多的活动,但钱谦益似乎还真小看了他。

不但说起话来不卑不亢,并且胆子还挺大,这里怎么说也是南京,他竟然敢如此旗帜鲜明的表达自己的立场,就真的不信将其治罪下狱?

不过,那毕竟是下策。

“逆子暴虐,不忠不孝,人人得而诛之,若天下臣服,则伦理不服,我等身为国士,又怎能坐视不管?”

“所以先生便趁着清虏入关,助为羽翼,毁我家园?”

钱谦益有些恼火。“清虏为祸,天下贼寇并起,实乃逆子残暴,不修德政所至!”

“那么请问先生,崇祯皇帝可修德政?”

“那是自然。”崇祯至少没如今的辽宁皇帝暴虐,而且得位很正,在他们眼里,自然要比辽宁皇帝好的多。

“但崇祯之时,天下又是否安稳?”

郑森完全没有所谓的师生之念,毫不保留的怼了起来。

这让钱谦益想起了辽宁皇帝,这种完全不把纲常当一会事的人,倒和辽宁皇帝还真是一路人,现在他敢当着面违背作为老师的意思,他日便有可能违背自己的父亲。

简直太放肆了。

钱谦益,有种想把茶壶呼到郑森脸上的想法。

“我没你这样的学生。”

这种人,说是师从于他大名顶顶的钱谦益,都觉得丢不起这个人。

这段日子以来,大明内部的纷争,郑森也是看在眼中。

天下风起云涌。

内有农民军为寇,李自成兵围北京。

外有鞑虏为祸,多尔衮攻入中原。

以至于现在,东林党人举兵为叛。

郑森虽然只是个廪膳生,既没有政治影响,也没有实际的军权。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目前的局面有着自己的思考。

实际上,郑森的思维很难受到其他人的影响,简而言之,郑森的性格偏向于固执。

尤其在大是大非面前,郑森哪怕是宁愿和父亲的想法相左,也丝毫不会动摇他的决心。

钱谦益的确是他的恩师,大概在年初的时候,拜他为师,读书学习。

虽说如此,那还远远无法左右他的想法。

尤其是亲眼看到,东林党在南京搞出来的闹剧,他实在不明白,这些表面上把忠君爱国看的如此之重的鸿学大儒,竟然会干出此等悖逆反叛之事。

但不管怎么样,郑森是不打算和他们沆瀣一气,如果有可能必须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又是是作为叛首的钱谦益,原本还倾慕于他的德学,但在这之后。

所谓的尊敬,也已经荡然无存。

“学生听说,贼者以贼为师,忠者以忠为师,学生自问不敢于先生为师。”

事情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也是钱谦益所没有想到的,软的方法既然已经失效。

和郑森断不断绝师徒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没有郑森的帮助,那福建的郑芝龙还能争取的过来么?

似乎很悲观。

“你如此目无尊长,就不怕将你论罪下狱?”

现在已经撕破脸了,钱谦益也没有任何顾及的用一种更加强硬的态度对待郑森。

不过这个长相白白嫩嫩的年轻人,心思远超钱谦益的想象。

“学生的父亲是……”

郑森提醒了钱谦益一点,他能够敢于如此的浪,可是有后台的。

这么一说,钱谦益真的怂了,即使郑芝龙没有投靠南京,他们也不会傻了吧唧的和郑芝龙交恶,树立新的敌人。

本来南京的形式就已经很悲观了,现在还真是每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

讨好郑芝龙都来不及,更别说去搞他儿子,和他翻脸。

现在想来,钱谦益竟然对郑森这小子无可奈何?

哪怕他在南京为所欲为,他都动不了他?

最终,钱谦益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当送走了郑森之后。

钱谦益憔悴的朝后院走去,却看到柳如是似乎一直在外面偷听。

“你也来看笑话的么?”

柳如是并不想搭理钱谦益,并扔给他一个白眼,踩着小碎步,离开了此地。

郑森并没有争取的道,当钱谦益将此事拿出来和其他同僚商议的时候,许多人都有些慌神。

……

而在这个时候,谢芳已然静悄悄的来到南京城,开始了他的行动。

  http://../book/36831/186526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