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张家堡

很显然,这个大明的圣天子已经不能跟他讲人话了,那已经纯粹就是个土匪,只认东西,不认理。

范廷书还是很怜惜自己的生命的,面对着指在额头上的剑交,朝后缩着脑袋,吞了吞口水道。“粮食都在张家堡里……由云州指挥使张敬勋负责看管。”

朱慈微微眯着双眼,观察着范廷书的表情,双眼虽然胆怯,却没有有躲闪,并不像无中生有的谎言。

张家堡是个什么地方。

那是属于卫所的一座卫城,也是由当地军户们累年修建起来的。

不过由于卫所制度的腐烂,许多地方的卫所,沦为新生的地主力量。

那些卫所的指挥使成了地主,手下的军户成为实际上只是佃户。

而在张家口实际上比较特殊。

这里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

商人们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买通了一定的武装力量。

毕竟不怕蒙古,不怕建奴,不怕顺军,不怕大明官军,但是流匪总是要防范的。

于是云州指挥使张敬勋为了钱财和利益,充当了八大家的走狗,为八大家安全的从吸干大明血液的行为保驾护航。

以至于如今的张家口,其实更类似于后世的金三角的灰色地带。商人和军户勾结实在是十分的胆子大。

这样的事情,存在于大明的眼皮子底下,明廷都不甚了解,很显然,乃是朝中的大佬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云州指挥使,表面上是大明的编制,但在了解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叫他们商贾的私人卫队亦不为过。

如果朱慈贸然的以为,以他皇帝的身份能够迫使其交出八大家的窖藏,那是十分天真的。

张家堡,十天左右京师就断粮了,如果不尽快搞定此事,到时候京城一乱,那不是朱慈想看到的。

“圣上,咱们拿抄八大家的事情,恐怕已经传到张家堡那里了。”

朱慈在路上大概听说了,张家堡是卫所驻地,亦是当地拥有武装力量的地头蛇,一般情况下,朱慈并不想去多惹事生非,拿了粮食就走,他们爱干嘛干嘛,等到收拾完鞑清,再来搞定这些边角余孽。

然而八大家和卫所勾结,却是在预料之外。

如今用雷霆手段捅了八大家的人,但没得到粮食的朱慈显然不会罢休。

这张家堡……实在是不得不梳理一番了,必须得梳理一下。

“张家堡里有多少人?”朱慈,斜眼看向范廷书。后者只和朱慈对上一眼就感觉到恐惧。

那种沐浴在滚滚鲜血之中的感觉,无可阻挡,无可违逆……

最主要的是,杀了几个人,范廷书变的很乖很乖,言语中带着颤抖。“堡……堡内有军户数百……”

当然,从范家嘴里的话是不足为信的,提供一个假情报足以让朱慈玩脱。

朱慈带了两千人过来,如果想要攻城的话,哪怕是张家堡这样的

“去张家堡外看看。”

朱慈说完,抬脚就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薛义成问道。“他们怎么办。”

他们指的是这些已经沦为阶下囚的范家人。

全部屠杀只是顺手的事情,然而想着粮食还没得到,张家堡……又不知道什么情况,或许还有些用处。

“暂时把他们绑起来命人看守,或许还有用。”

“是……”薛义成突然想起了沙河之战时,天子是怎么击破高一功的,顿时打了个冷颤,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那些范家人一眼。

在此前的突袭中,首要的目标是扫平八大家,分兵而行,以雷霆手段突入各大家的宅邸。

从各处而来的汇报中,朱慈得知,八大家所存留下来的大部分人员皆已经被拿获。

只有黄,田两家离张家堡比较近,在得知其他家遭遇锦衣卫袭击后,什么也不顾的逃入张家堡之内。

这就演变成了如今的情况,外围差不多被朱慈给扫平,控制在朱慈手中。

张家堡成为八大家最后的据点。

朱慈亲自到张家堡外瞭望观察,只见张家堡北靠长城,其余三面修城墙,这边是张家堡。

张家堡的城墙大约两米到三米的样子,并不算高。

以西的地方贴着城墙还有一座小堡,来远堡,天启二年筑城。

以来远堡为中心,四周伫立了棚帐数千顶,作为东亚的贸易中心,这里住的都是往来各地,种族复杂的客商人群。

如今锦衣卫的出现,让这些滞留在这里的客商惶恐不安。

张家堡之上。

令人望而生畏的是,城墙上排着一列火炮,观其型号……竟然是当今天下第一神器红夷大炮!

城墙上不时有军户巡视,朱慈拿出望远镜观察,只见到他们手里,基本人手一个火器,密噜铳,三眼铳等最尖端的火绳枪是他们的主流装备。其装备精良的程度,相比于关宁军亦不枉多让。

八大家在此地经营了几百年,其财力和影响力已经超出了想象。

若不是张家堡的军户并不多,他们就是想造反,亦能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朱慈人数上并不多,在从俘虏的口里左右核实了一遍后,确认,城内基本上是五百人的守备规模。

别小看这五百人,他们的等级很高,并且个个都是rmb玩家,面对同样规模的军队,肯定能完虐。

八大家啊,愣是用钱砸出了一支战斗力极为彪悍的军队。

要是直接强行攻城,那损失可不是一点两点的。

况且朱慈带来的都是锦衣卫,亦没有任何攻城器械,本来就心疼自己军队的姿态,更不可能让这些亲兵折损在这种地方。

巡视了半天,只见城墙上的军户驻守的非常警惕,显然已经有所准备,防范可能出现的突然袭击。朱慈派人叫门,

“圣上亲至此地,云州指挥使何在?!”

一个身着明军铠甲的将领出现在城墙之上。

张敬勋其实很苦恼,原来在张家堡里醉生梦死的他,怎么也没想到突然遭遇这个变故。

从他所获得的消息,大明天子突然就出现在了面前,横扫了那些城外的晋商。

许久没拿过刀的张敬勋也有点慌张。

……

感谢龙儿100,尾号833书友100,色100,醉月仙君100,喵喵100,牛二少爷100,传统学生100,634337613的500币,梦幻1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