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最后的悲壮!(给我烧纸第四更4/4)

圆阵和八旗骑兵的交锋在广渠门下越演越烈。

坐镇指挥的各方将领都紧张的望向战团之中。

王先通和巩永固等将领终究是切身体会到了八旗铁骑的强大战斗能力。

虽然圆阵在刚开始的阶段抗住了八旗铁骑的冲锋,并使得交战双方不断产生着人员消耗。

但随着圆阵之中,作为掩护的长枪兵的阵亡数量不断增加,火枪兵的屏障渐渐暴露了出来。

最右翼的圆阵阵脚开始出现明显的慌乱,和难以应付。

王先通等人在城墙上看的十分清楚,圆阵的防御性能逐步下降,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而阵列一崩溃,圆阵中的明军将彻底沦为八旗铁骑屠宰的羔羊。

“新建侯,若不命令其他圆阵支援右翼?”巩永固觉得这样下去,那些明军将士性命不保,终究有些于心不忍。

城下的圆阵并非一处。

周围还有其他的圆阵就列,只是最右翼的圆阵受到的攻击最为猛烈,也更容易首先崩溃并被歼灭。

“再等等看。”王先通也并非看不出来最右翼圆阵的危机,然而他更明白的是,步兵营对于圆阵的训练远没有那么充足。

能够保持着规规矩矩的阵法应对敌人已经是非常大的成就了,想要使得圆阵移动去援别处,除非放弃原本固守的阵型。

那对于城下的其他将士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这一次出战的是建奴鞑子,关宁军在一旁按兵不动,若是散乱了阵型,关宁军趁机掩杀过来。

那被消灭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圆阵队列了。

最右翼明军在城下的死伤让王先通也难受,但他觉得还是应该顾全大局为好。

只能咬着牙,继续狠心让右翼继续抗住建奴的攻击。

……

与此相比。

多铎手心里却是冒出了冷汗。

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原本以为一触即溃的明军,在第一次冲锋之下,并没有溃散,反而硬是抗住了重甲骑兵的突击。

那阵列之中的火枪手,并没有因为被近身而不得不去白刃战。

而是依靠着火器之利,不断绞杀着八旗子弟。

那每一个骑兵的落地,都如同一块石头一般压在多铎的心头。

他作为先锋军,这一次带来的主力也是骑兵队伍,为身后即将到来的大清最中坚的主力核心力量,白甲八旗兵开路。

建奴的骑兵编制并不多,和真正的游牧民族蒙古相比,骑兵的占比率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毕竟……他们的祖先……是在通古斯靠摸鱼为生。

建奴骑兵人数虽少,但在多铎的老爹和老哥的建设之下,极为精锐。

如此精锐的八旗铁骑,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训练有素,战斗意志顽强。

而是他们在每一个八旗铁骑上砸了很多钱,那一个个重甲骑兵身上的行头,可都是价值连城,值钱的足够在京城二环内买套房了。

所以说,在双方的战损能够持平的情况下,多铎心里清楚,那绝对是他吃亏了。

他的重甲骑兵可比普通的火枪手更值钱。

多铎有些想暂时收兵,准备在想其他办法破阵,按照目前来看,以八旗铁骑冲阵是能够成功的,但所付出的代价……不是多铎能够承受的了的。

但看到一旁吴三桂冷漠的脸色。

多铎还是忍住没有没有下达鸣金命令。

关宁军昨日冲阵失败,那么他也冲阵失败的话,这样的面子又怎么找回来。

继续等待战争结果。

右翼的战斗在继续。

圆阵的防御确实已经到了极限,阵列之中的火枪兵甚至都打空了弹药。

但建奴的所倾泻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凶猛,哪怕是明军英勇作战,终究难以抵挡。

率先打开局面的是弓骑侧翼,他们依靠着弓箭,硬生生的将一处圆阵的边缘,射的支离破碎。

绕阵而来的近战骑兵顺势突入缺口之中,挥动着长枪左右刺杀。

这一来一往的结果便是。

圆阵……溃了。

防御……乱了。

虽说如此,但明军却还没有丧失斗争的意志。

安插在步兵营中的京营将校,带头呼喊着,让火枪兵抽出随身的刀刃,和建奴进行最为彻底的白刃战。

然而沦为普通步兵的明军……在与骑兵的对抗下,无异于以卵击石。

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为这京城的保卫战谱写了第一曲壮歌。

“不胜利,毋宁死!”

其中一名京营籍的将校刘存孝带头喊起了朱慈曾经为了鼓舞士气提出的口号。

记得……那还是沙河之战前,圣上说过的话。

是的……圣上说过很多让他觉得热血的话。

在圣上屹立在京营之中,高举着手臂带着他们查抄贪官时。

在沙河之畔引领着他们以少胜多之时。

在西直门外,那来自地狱的咆哮之时。

刘存孝都仿佛历历在目。

只是……只是……最终他没能有跟着圣上,跟着大明走到最后的时刻。

看着那逐渐在眼前放大的长枪,刘存孝知道自己到了生命的尽头,回头看向巨大的北京城门一眼。

那城门之后有着自己的妻子和家人,孩子已经出生了吧……只是不知道是男是女。

但总归他是京营籍的,那是圣上的嫡系!如今为国牺牲,没了他,妻儿应该不会吃不饱穿不暖,那还有什么好担心?

还有什么好担心!

想到此,刘存孝放下了一切,怒吼了一声,迎向了八旗铁骑,那长枪带着冲锋,直接贯穿了他的腹腔,而军户亦无所惧,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抓住了骑兵的手腕,继而一刀直接捅向骑兵的面门。

“圣上万岁!”

“为了大明!”

或是各种言语,表达着其他明军将士们最后的内心写照,声虽不同,但每一句都足以震慑寰宇。

最右翼圆阵全军覆没……

明军全军悲愤。

其他明军的将士亦有蠢蠢欲动,想要直接冲击敌阵,为阵亡的将士报仇。

但……这真不是莽撞的时候。

张庆臻在城下,及时稳定住了有些亢奋的军心,才让此事的影响逐渐平息下来。

而建奴在团灭了一处圆阵之后,却没有继续想要进攻的意思,多铎首先将八旗铁骑收阵回营。

面对着超出意料的伤亡报告,多铎面如死灰。

只破那一处圆阵就已经让他手下的骑兵对于伤筋动骨,在去破另一处?多铎还没那么丧心病狂。

  http://../book/36831/16441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