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七零好年华 》香椿芽

第663章 梦幻

展红英一听这是没门儿:“云姐姐,你说李彤彤的脾气不行吗?”

“咱们也不背后议论她什么,总之刘姐姐不见得有这个心事,李琦锐多年前就说出来了,我不喜欢面对李琦锐,李彤彤的性格像了李琦锐,到了我们家会不融洽。”

展红英这才明白云凤的心思,云姐姐讨厌李琦锐的黏糊,看出来李彤彤的秉性随了李琦锐。

刘兰云既然没有心思,这样干一定是女儿和李琦锐逼迫她的,用什么办法逼迫呢?

展红英很好奇……

“云姐姐,那就算了,我给刘姐姐回个话儿。”

展红英突然似想到了什么,深深地看向云凤……

却是没有说什么。

“云姐姐,你在饭店吃饭吧,我请你。”展红英笑着说道,好似顿悟到了什么。

“红英,你请我,我请你都是一样,那你就请吧。”云凤和展红英说说笑笑。

云秀走过来和云凤打招呼:“云凤,今天我请你吃饭,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云凤笑道:“真好,红英也要请我,不要同一天吧,撑坏了我啊!”

展红英说:“云秀姐,我今天请你和云凤姐,就是给你祝贺升职,我们高兴高兴,你感谢云凤姐的话,往后挪吧,还是我先请,是我先说的,云秀姐不能跟我抢人。”

“好了,红英,算我怕你,我后天请你和云凤。”云秀笑呵呵地说道。

“好了今天我就吃红英的。”云凤排板,就这样定下。

展红英已经点了菜,再叫上云环四个人在展红英的办公室坐席,四个人就说话儿聊天,等着上菜。

展红英能聊能侃,话说的直来直去,这个岁数了,还是那个火爆脾气直筒子。

“云凤姐,我们做亲……”家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让云凤制止的眼神看了回去。

展红英有些愕然,迅速的就点点头。

她忽然明白了云凤的暗示,看云秀、云环的神色都带了疑问,云凤姐这是怕到了刘兰云耳朵里不好,才阻止她的话继续下去。

展红英赶紧扯开话题,聊起了别的,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在大庭广众说什么会一阵风刮遍全世界。

刘兰云才托她提亲,她就和云凤攀亲家,明显是她破坏了人家的婚姻,这个黑锅她是得背,可是她真的没有破坏,是因为这件事让她突然明白是刘兰云的用意才想到自己女儿跟祁鹿辰才有可能。

自己真是太冒失了。

展红英的脑筋不复杂,说话都不大过滤。

就是直来直去。

云环、云秀、也是识趣的不提这个茬儿。

展红英就点八个菜,几个人将吃了,展红英也不糟践东西,都是穷苦人出身,展红英可比刘兰云会过,刘兰云也是干过苦活的,从困难时期度过。

展红英的家庭条件还没有云秀的家好,所以饭店的剩饭剩菜,只要是好的,她都给穷人吃,从不往泔水桶倒,精打细算。

唐丽琴的家庭条件也不错,她父亲也是工人阶级。

困难时期家庭有个工人阶级,就是最富裕的。

展红英生在老区,山区生活可比平原艰苦得多,家里孩子多,生活更困难。

几个人温馨的吃了一顿饭,连着云秀请吃饭。

云凤也请了一顿,还叫上了刘兰云。

刘兰云的要求她不能答应,展红英回了早就刘兰云的话,云凤教了她很婉转的说了。

展红英和云凤都觉得完事了,谁知道这顿饭请的,云凤的本意是缓解大家的思维紧张。

可是这顿饭吃起来,就让人压抑得很,刘兰云的脸暗沉沉的,没有笑模样。

云凤觉得刘兰云是抹不开。

也没有计较什么。

谁成想吃到半截,刘兰云就掉起了眼泪。

云凤心里明镜似的,板着不问。

展红英是憋不住话的:“刘姐姐,你怎么落泪?有什么难事就说出来。”

刘兰云赶紧掏手帕擦泪:“没什么,没什么,我没事的。”

可是那眼泪还是掉。

云秀、云环四感觉到什么,云凤不问,她们也不问,就看着刘兰云掉眼泪。

云凤没有问,这是刘兰云被女儿和李琦锐难为了吧,刘兰云从不失态,今天还是头一次。

请她吃饭她却哭起来,无声的哭泣眼泪哗哗的掉。这是什么状况。

不会有别的事,李彤彤不依不饶吗?李琦锐又在作什么妖?

展红英问,刘兰云不说,云凤也就不言语。

这顿饭很快的结束,云凤离桌就回了家,刘兰云没有逮着和云凤单独说话的机会。

如果云凤见她哭怎么能不留下她单独的问一问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云凤没问,刘兰云只有郁闷的走了。

如果云凤问她,知道她有委屈,会不会看在这么多年的情份上谈论孩子的婚姻。

刘兰云当然是乐意自己的女儿能跟鹿辰结婚,女儿满意,她也不用担心孩子以后的前途,云凤怎么也会给孩子安排好。

刘兰云以前可没有动这个心思,觉得彤彤没有鹿辰好,家世赶不上鹿辰的好。

不敢动这个心思,她也是切身体会,她勉强嫁给李琦锐,结局不是很失败嘛!

女儿的婚姻只要不能勉强,要两情相悦才是她的目标。

没想到女儿大了心也大了,怎么就非鹿辰不嫁?

让她为难的了不得,李琦锐这些天都来呱噪,让她烦不胜烦。

说的道理一大堆,刘兰云不管他怎么说,说的为了女儿的途,说的天花乱坠,还不就是他想经常看到云凤,能和云凤说说话,为了自己的~欲~望,从小就怂恿女儿惦记鹿辰,刘兰云不能看透才怪。

孩子小没有动心的时候,刘兰云也没有怎么往心里去,现在李彤彤一意孤行,父女逼迫她,让她终日愁苦。

展红英已经回话儿不行了,李琦锐就说展红英是想把霍云佳给祁鹿辰的。

刘兰云觉得这个没有不可能,云凤不同意,她有什么办法?

李琦锐让她亲自去求云凤,刘兰云回了他一句:“你能求你去!你求那么多年,云凤怎么没有嫁给你?”气得李琦锐噌的就跑了。

李琦锐就是个添乱的。

这么多年还不死心,又把心思挪到了女儿身上,利用女儿达到自己的渴望,刘兰云骂了他一句:“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