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封猫鼠探案手札 》梦里长青苔

汴河边折柳7

“对,民间流传有道人可画符招阴人,附在人体之上,之后那人一举一动便听道人安排。”

“大人,且不论是否有这等离奇之事。但仅仅凭一张符纸断定用邪术害人似乎有点草率?”展昭反驳,他行走江湖也曾见过这些符咒之类的东西,多半都是人用迷药、障眼法假装。“而且,为何这张符纸偏偏掉在公堂之上?属下怀疑,或许是柳家班别有用心。”

“展护卫所说本府跟公孙先生也考虑过。所以,今日请你前来,是想让你明晚前去柳家班一探。”包大人叠好符纸,放在书桌右边的本内夹住。

“但是………”展昭欲跟公孙策详细了解下这张符纸。

“展护卫,本府既然怀疑这张符纸的真假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要记住,那柳家班绝对有异常。”包拯抬手打断展昭还未说出口的话,离开椅子走到他面前。

“………是,属下先告退。”展昭作为下属,自然不能说包拯信一张符纸的想法是错的,而在公孙策不欲多说的情况下只好闭嘴告退。

开封府管家包兴正端着茶盘往屋内走,见展昭低头不语往前走,一副生人勿进模样,以为是很包大人闹了矛盾,也不敢跟他打招呼,连忙往里走。

然而展昭其实只是在想柳家班的事和琢磨公孙先生跟包大人的那段话,到底是从那张符纸里发现了什么?

“猫儿,猫?”

白玉堂坐在树上远远就看见展昭过来,一身红色官服随步伐摆动,耳旁两旁穗子轻轻摇摆。直到从树下经过,对白玉堂的叫声恍若未闻。

“想什么呢?”白玉堂纳闷,直接跳到展昭面前,手掌撑在他胸口,止住展昭脚步。

“玉堂?”

“刚刚叫你好几声都没反应,还以为你魂被哪家小鬼勾走了。”

“只是在想今天下午那件案子,居然扯到了邪术上面,包大人让我明日去柳家班暗访。”展昭跟白玉堂并肩边走边道。

“邪术?包大人怎么也信了这些?”

“我也在猜疑,包大人怎么会凭着这张符纸觉得柳家班有问题。不过左右就是去一趟,也没甚要事。”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展昭把巨阙放在剑台,随手拿下纱帽。

“我跟你一起去,要真遇上神啊鬼的,也算是涨了一番见识。”白玉堂手指在展昭发间动来动去,等之后照镜子才发现白玉堂在他头上编了一个蝴蝶结。

夜间的时候,展昭总觉得房间内有点不对劲,又具体说不上来是哪里,便只当是白日匆忙,有点乏了,早早的熄灯睡觉。

又是三更过。

院子里静悄悄,只有风声伴着树叶划过。

展昭再次梦到那两道声音在耳旁缠绕不清,说着:“开封……”

“星主………救命………”

想仔细听时,又听不大清到底在说什么,断断续续,比上一次还要小,却一直重复那几句,就算是儒雅的南侠,心里也硬生生憋出了句骂娘的话,可惜吐不出动不了,只能忍受着那道无形力量的压制。

白玉堂今天醒的非常早,任星荛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有响声,打开窗子就见他在自己师父门口徘徊,之后直接推门进去。

“猫儿,猫儿……展昭!”

展昭没有醒,白玉堂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他躺在床上,双手松了又攥紧,攥紧又松开,额头大汗淋漓,嘴里无意识的叫着什么,白玉堂侧耳过去,只听得:“谁……你……”,不清不楚的几个字。

“展昭!”

白玉堂只听人说过梦魇,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叫醒,这个时间公孙先生估计还没起床。又想了一会儿觉得让展昭继续这样下去不行,干脆微微用力一掌打在展昭背后,又不至于让他受伤,试试能不能震醒。

只见展昭眼睛蓦然睁开,没有聚点的直直盯着白玉堂,更准确来说是盯着眼前。

“猫……猫儿?”

白玉堂只觉得展昭那眼神像是看着死物般可恐,没有感情,没有温度,满满的空洞。瞬间,他脑内冒出这不是展昭的想法。

“………玉堂………”

大概过了半饷,在白玉堂忍不住想逃离这种视线的时候展昭突然回神,仿佛刚才不是他一般出声。

“…………”展昭疑惑,他不是才睡下不久?“你又不好好睡觉了?”

“我……猫儿你是睡糊涂了吗?”

白玉堂欲言又止,看样子展昭还以为现在是晚上?于是直接走到窗前推开竹窗,刹那万千光华照进来。

“白天了?怎么会?”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

“你又梦魇了。”白玉堂确定。

“是……跟昨夜一样。”

展昭揉着眉角站起,后脑壳隐隐作痛,一连两眼同样的梦境让他越来越怀疑是不是有人刻意为之。

“会不会是那支木簪?”

白玉堂不是怪力乱神之人,但眼前展昭连续两天的反应让他不得不怀疑,那支簪子有问题。

“我想,今晚继续试试会不会继续这般。”展昭从架子上拿出木簪,就在一瞬间,他放在手里细看的时候,好像看见顶端的珠子里有一丝光芒闪动。

“玉堂,你过来看看,”展昭怀疑是自己眼花,叫来白玉堂盯着这颗珠子里面。

“猫儿,没有东西啊。”白玉堂把木簪放在桌上,两人一人一边,一眨不眨的盯着上面,直到任星荛已经从外面跑步回来时才忍不住开口。

见那珠子不再有异动,展昭只好把它重新放回锦盒。

“猫儿啊,你最近可能太忙了。”

白玉堂道,又想到白天展昭没事,索性拉了他跟任星荛一起出了开封府。任星荛是个闲不住的,出门就如同撒疆的野马的一路狂奔。

展昭一袭蓝衣坐在河边,两腿垂在水面上,风乍起,浸湿衣摆。长长的暗色发带随着墨发飞舞,跟白玉堂的头发纠缠在一起。或许是两夜没有好好睡觉的原因,竟靠着白玉堂微微打起盹来。

“猫儿……贼猫?”

白玉堂偏头,轻轻叫了几声,见他面无表情,就知道是睡熟了。

“这下你可别怪五爷我了啊………”

白玉堂自言自语,刷的打开折扇,挡在展昭脸前,然后头一点点凑过去。

“不行不行!不能乘人之危!”

就在他快挨到展昭脸颊时,突然直起身子,在脑海中跟自己纠结,一边是:“亲上去!不要怂!”,一边是:“要光明正大!”,两个小人你一句我一句。

“算了算了!”白玉堂摇摇脑袋,伸手在展昭下巴上摸了一把。

“别闹!”展昭啪的一下打掉那只作乱的手。

最后展昭还是被白玉堂闹醒的。

“…………”

展昭眼睛一睁就看见白玉堂斜靠在树干上,手里拿着狗尾巴草,正在他鼻子下挠啊挠,看见展昭眼睛转过来还朝他灿烂一笑,道:“猫儿~我饿了。”

展昭看了看天色,他这一觉居然直接睡到了中午。街上人影匆匆,不少酒楼里传来阵阵香味。

“走,五爷请你吃鱼!”

白玉堂哥俩好一般拉着展昭往酒楼里跑。自从他有了御猫这个名号,白玉堂就真把他当猫一样,炸鱼炖鱼鲤鱼汤不断,然而,明明喜欢吃鱼的是他自己。

白玉堂挑的酒楼是他自家产业,小二一见是东家来了,连忙请到包厢里。

“五爷,还是老样子?伙计们前几日新从松江府带了腌鱼,跟香椿干一起清蒸,那味道!绝对合您口味!”

“那就来一道吧,对了,不要陈绍,上两壶热米酒,再加一道肉粥。”白玉堂担心展昭精神不好,再喝烈酒估计晚上又不用睡了。

“好唻!”小二一一记下,关好门后下楼。

差不多过了一盏茶功夫,几碟小菜和肉粥已经做好。

“那支木簪,你要一直带着?”白玉堂勺子在碗里搅和,只吃了几口就把停下。

“我打算等今夜之后,交给包大人。”展昭吞下一口鱼肉后道,“包大人向来对这些事情在行,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也是,总归不要留在身边好,不管是不是它引起的梦魇,都不是好事。”

两人就着木簪讨论一番,打定主意明日就把它送走。

“咚咚咚”,一壶米酒喝了一半,就听得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

白玉堂疑惑抬头,外面没出声,应该不是小二。也不会是任星荛,那小子要是知道他俩在里面,估计会直接从窗户翻进来。

展昭听得外面人不出声,敲门声却一直响,便直接放下筷子走过去开门。

“你?”

外面人正是他跟白玉堂有过两面之缘的书童小木。

“展大人!”只见他今天一人前来,身影狼狈,一张脸脏兮兮的,似乎还在躲藏着什么。

“进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