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能攻略游戏[快穿] 》公子如兰

第112章 口是心非太子攻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赵清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坑了, 对姜离这一番言论非常赞同地点头, 说:“你说得对,我下手没轻没重的, 确实做不来这些细活, 既然如此, 那以后帮殿下按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可得上点心。”

“嗯!”姜离非常用力地点头,表示忠心, “您放心, 我一定好好替殿下按摩。”

萧启珩:“……”这小王八蛋是仗着自己的腿现在没有什么知觉就胡说八道吧?

听到这里, 萧启珩简直想当场拆穿他, 不过看在被他疏通过后的双腿确实没有之前那么僵硬和冰冷了,便作罢了。

不知道为何, 萧启珩觉得自己的忍让度在这个小王八蛋身上出奇的高。

就这样,姜离留在了太子殿下身边伺候, 为了就近照顾, 第二天便打包东西住进了主殿里的小偏厅, 至于小路子, 在熬过杖责之后, 和姜离的职务调换,被遣去外院干杂活。

一眨眼,姜离的主殿伺候已经有大半个月了, 每天的任务就是照顾太子殿下的起居饮食。

萧启珩对他的伺候还算满意, 觉得他比之前的人伺候都要贴心几分。

这天, 姜离送萧启珩去了书房,转身就去了厨房,想看看今晚的晚膳是吃什么。

他一到厨房门口就听到周嬷嬷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这群奴才简直是仗势欺人!不行,我要去找他们理论!”

翠芽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嬷嬷您别冲动啊,司膳房踩高捧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您过去也只会受他们奚落而已。”

“那就由着他们作践我们清和殿吗?我咽不下这口气!欺人太甚!”

周嬷嬷说着走出了厨房,翠芽跟在她的身后劝说着,姜离见状,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翠芽把周嬷嬷拖住,把今天她去司膳房领食材的事情告诉了姜离。

原来是今天司膳房以贵妃临时要宴请各宫嫔妃,导致食材不足的原因,只给他们清和殿分了半只羊和一些素菜。

在这个朝代,皇亲贵族或者有一定地位的人家都是不喜羊肉的,因为羊味太过膻臊,且认为这是关外流牧的粗野之人才喜好的食物,倒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会用羊肉当正餐菜食,因为便宜。

所以司膳房今天分过来的半只羊,简直可以说是在侮辱萧启珩这个空有虚名的太子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弄来的。

其实不止司膳房如此,包括之前小路子去领炭,领到的也只有去年剩下的碎炭,翠芽前天去司料坊领想要给太子殿下做冬衣的料子,最后领到了一些被各宫皇子挑选下来的布料,颜色和衣料都非常一般。

这种情况其实是常有的事,但积压久了,周嬷嬷今天终于忍不住了,她以前是淑言皇后身边的人,对太子殿下自然是心疼的,当下便要去讨个理,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她即便是去了,也是无功而返。

在这个偌大的皇宫,权利就代表一切。

翠芽把情况解释清楚,自己也是忿忿不平:“真是一群狗奴才!”

相比两人满脸怒气,姜离眼睛反倒是一亮,羊肉哎!冬天吃羊肉简直不要太爽啊!!

“羊在哪儿啊?”姜离语带欣喜地问两人,“快带我看看。”

“就在里面。”翠芽说道,带着他进去看。

姜离进了厨房,看到放在桌上的半只羊,“哇哦”了一声,好家伙,这看起来还是刚杀的,血水都没有冲干净。

他走过去,伸手翻起那半只羊看了看,发现这羊的肉质非常不错,肥厚适中,肉质有弹性,不由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

翠芽看他对着这半只羊笑得一脸欣慰,不解地问:“小离子,你傻笑什么啊?这是羊啊,味道可膻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带着嫌弃,毕竟在这里,羊肉确实不为大家喜爱。

“我笑呢,是因为我们今晚有口福了。”姜离道。

周嬷嬷和翠芽一脸不明所以,互相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口福?我没听错吧?”

“没有!”姜离拍了拍手,神秘地笑了笑,“我昨天做梦,梦到了食神爷爷了,他正好教了我一个吃羊肉的好办法,今晚我们就来试一试。”

周嬷嬷、翠芽:“什么方法?”

姜离打了个响指,吐出两个字:“火锅!”

周嬷嬷、翠芽:“啥??”

姜离听到她们说羊肉的第一反应便是吃火锅!冬天吃羊肉火锅简直是不能更爽快了,想象一下羊肉片涮进滚烫的汤锅里,鲜香的肉味随着翻腾的白烟扑鼻而来,再沾上特制的蘸酱,他就觉得肚子饿到帖后背了!

说做就做,姜离立刻撸起袖子把那半只羊提去清理。

周嬷嬷和翠芽不知道他说的火锅是什么东西,看他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连忙跟了上去。

虽然这些日子来,姜离偶尔会帮周嬷嬷炒个小菜,自己煮个面条啥的,但是他从来没有主过厨,周嬷嬷对他的说法还是不放心,追上去说:“小离子啊,你别折腾了,我来吧,虽然这玩意儿不好吃,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谁说它不好吃?它可好吃了。”姜离不赞同这个说法,“羊肉就是要骚,不骚我还不吃呢。”

周嬷嬷:“……”这孩子脑子秀逗了吧?

姜离把那半只羊清理干净,用砍刀把他们切成合适的块状,然后再切成薄薄的一片片,放到白色的瓷盘里。

他切肉片的动作非常娴熟,几乎每一片肉的薄厚都差不多,这让周嬷嬷非常惊讶,这样的刀工就连她也是做不到的:“小离子,你这哪里学来的?”

“我自己练的啊。”姜离假话张嘴就来,一边切一边说,“平常干完活了,我闲着没事就削东西玩儿,久了就熟练了。”

“这样啊。”周嬷嬷也没有在意他的话是真是假,心思还在担忧他说的火锅是什么东西,会不会让太子殿下不喜,“你这个真的没有问题吗?”

和她的担忧相比,年龄也不算大的翠芽反而被新鲜的食物吸引,一直在旁边专心地看着姜离切肉,非常好奇他要做的火锅是什么样子的。

“您别担心,有什么问题我担着。”姜离安慰道,“这样,您要是没事儿的话,帮我准备一点配菜吧?”

姜离把一会吃火锅需要的配菜告诉了周嬷嬷,让她去帮忙准备,毕竟厨房这一块还是她比较熟悉,至于翠芽,则被他支去找炉子和锅。

姜离做的是清水锅,因为这里没有做鸳鸯锅的锅,他将汤底一边炖着,一边去做调味料,忙活了一个下午,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他做了两个锅底,其他的配菜也多准备了一份,除了给萧启珩之外,还给周嬷嬷他们留了。

到了接近晚膳的时辰,他和翠芽把食材端到主殿那边,在门口正好碰到从里面出来的赵清。

赵清看他端着一个小铁锅过来,从身边路过的时候,闻道了一股浅淡的香味,不由出声问他:“小离子,你端的是什么?”

“火锅。”姜离丢下两个字,把汤底放到提前准备好的炭炉上,回头就看到赵清接过了翠芽手上的托盘,把其他的配菜一起端到了桌上。

除了五碟羊肉片之外,姜离准备了不少素的配菜,像香菇、萝卜、山药、豆腐、青菜等七八碟摆了半个桌子,另外还做了蒜蓉、辣椒碎、葱花、芝麻酱等蘸酱。

总之是非常现代的火锅吃法,他还琢磨着回头再炸个辣椒酱。

赵清这个纯正的古代人,看着半桌子都是生菜就懵了,一脸奇怪地问:“这都是生的,怎么吃啊?”

“烫着吃啊。”姜离把东西准备好,也不和他废话了,转身出了门,去书房那边找萧启珩。

萧启珩回来看到这半桌子的生菜,脸色也是有些奇怪,尤其是闻到了羊肉的味道之后,眉心微不可察地轻皱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姜离,示意他解释。

姜离把筷子递给萧启珩,笑着说:“殿下,冬天正是吃羊肉的时节,它属于温补的食物,暖中补虚,补中益气,对人的身体很有好处,我今天特地准备了羊肉火锅,您尝尝看。”

“你做的?”萧启珩挑眉,没有想到他还会下厨。

“是啊。”姜离看他不动筷,又说,“殿下您放心,这绝对好吃,不好吃您就罚奴才把这一锅全吃了给您赔罪!”

萧启珩:“……”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受罚反而像非常期待的样子。

姜离伸手揭开汤锅的盖子,一股浓厚的白烟冒出来,他伸手扇了扇白烟,用筷子夹起一块羊肉片,放到滚烫的锅里涮了几下,然后夹出来,沾了少许蘸酱之后,放到萧启珩的碗里。

“您尝尝看。”姜离说道。

萧启珩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到碗里被烫得卷起来的羊肉片上,沉默了两秒,用筷子夹起来,放到嘴里。

羊肉片的薄厚适中,肥瘦也非常均匀,吃羊肉最忌“老”,姜离涮羊肉的时间把握得非常精准,肉质的鲜美完好地保留了下来,虽然肉中还带有一点细微的羊膻,但是在蘸酱的辅助下却让人没有丝毫反感,反而觉得综合得恰到好处。

一块羊肉片下肚,竟然让人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殿下,您觉得味道怎么样?”姜离看到他眉心的皱痕慢慢舒开,又给他涮了两片,这次沾了一些辣椒,“试试这个味道,冬天要吃点辣椒,发汗。”

萧启珩不予评价,却也动筷子把他放到碗里的羊肉吃掉了。

赵清守在一旁,看着眼前的火锅,闻着飘来的香味,觉得肚子饿到不行了,差点就忍不住咽了口水。

这一顿饭,他们一个布菜一个吃菜,比平时多花了不少时间才吃完。

冬天吃火锅的好处就是暖和,一顿饭下来,萧启珩浑身都暖洋洋的,口腹之欲也得到了满足,心情还算不错,难得夸奖了一句:“味道不错。”

姜离笑道:“殿下喜欢就好,下次给您再试试别的。”

萧启珩不置可否。

撤桌的时候,姜离小声地对赵清说:“赵护卫,在厨房也留有火锅,您不嫌弃的话,可以过去一块吃。”

赵清本来就是不拘小节之人,哪里会嫌弃,和萧启珩请示过后,赶去了厨房。

萧启珩歇了一会,去沐浴的时候放姜离下去用膳,待他沐浴过后,姜离便回来开始帮他按摩。

萧启珩的腿已经是沉疴旧疾,姜离帮他按摩虽然能够辅助血液疏通,却也是治标不治本,只能缓解一些他的不适而已。

姜离一边按,一边拿眼角余光观察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萧启珩虽然在看书,但是对他的举动却是了如指掌,便道:“有话直说。”

姜离偷瞄是故意的,就是等他主动开口:“殿下,虽然奴才替您按摩双腿的穴道可以有助您恢复血液循环,但是治标不治本,您还是要对症下药来治才行。”

萧启珩手上动作一顿,抬头看他:“对症下药?”

“嗯!”姜离点头,“要找专业的大夫来诊断才行。”

萧启珩笑了一下,笑意却未到底眼底,声音也渐渐变得有些凉薄:“你管得倒是挺多,是觉得孤这样子很可怜吗?滚出去。”

他不是没有治过,只是这么多年了,希望早就变成了绝望,姜离这话简直就是在戳他的心窝子。

“殿下明察,奴才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姜离看他又有发怒的征兆,连忙顺毛,甚至不惜自揭伤疤 ,“奴才自己也没了腿,非常明白这种心情,所以才希望殿下能赶紧好起来。”

“你?”萧启珩闻言,视线落到他的腿上,“胡说什么,你哪条腿没了?”

姜离一脸悲伤:“第三条。”

“……”

萧启珩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对他竟然能厚颜无耻说出这种话来感觉极其震惊,脸色变了好几回,忍不可忍将手中的书摔到他的脸上,低斥了一句:“滚出去!”

“奴才告退!”

姜离麻溜地滚了,留下萧启珩半靠着枕头,脑中莫名又想起了这个小王八蛋上次看着自己那里,一边流泪一边说出“奴才为殿下的雄伟大为撼动,一时情难自禁”的情景,顿时脸色铁青。

实在没有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不知羞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