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佬今天也在虐菜[综漫] 》彦缡

45.江湖夜雨.17

对不起您的购买比例不足请等待72小时再回来看

但那注定只会是过去了。

如今这里是一片的废墟,大大小小的坑遍布着地面,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建筑物散落在地面上。之前还簇拥在一起的人们都已经慌不择路的跑掉了空荡荡的街道上大概只有伊尔迷一个人还坐在甜品店里的座位上悠哉游资的喝着饮料。

有疾风卷起了他的长发,又缓缓的落了下来,像是什么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样。

但这些显然都只是不知实情的人想当然的臆测罢了。

实际上这里

是战场啊。

飞舞的扑克牌在他们的身边环绕着缠绕着灵光的长刀和覆盖了硬的拳头不断地碰撞着甚至是带起了阵阵的破空声响。

而在那最中心的战场上是有着相似的发色眸色的两个人。他们不断地碰撞在一起,又再一次的分开,冲击时产生的气浪不断地炸响,掀起的风波“呼呼”的吹过,漫天都是扬起的沙尘。

西索的眼睛越来越亮,显然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子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这样可以同他对打、甚至是隐隐的压制住他的实力。

别嘚瑟了孩子这是你的队长放水了的结果。

龙族是世上最完美的战争兵器,这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一只成年的龙族就可以覆灭一个国家他们向来都被人类所恐惧着但也同时接受着他们永远的仰望。

那是人类对于自身所无法到达的境界的憧憬和向往就像是自然界之中弱者喜欢追随着强者而生。是寻求庇护但更是某种对未来的渴望。

有什么具有弹力的东西窜了过来黏住了君诺辰手中的长刀就要吊走。君诺辰冷哼了一声,手上用力,居然是将“伸缩自如的爱”那一边的西索朝着自己这边揪了过来。

想抢他的武器?

想和龙族比力气?

呵呵,不存在的。

这也就是西索没了记忆才会妄图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君诺辰,不然的话在轮回空间里面被小队长圆润的揍了无数次的西索大大肯定会选择更好的方案。

察觉到自己居然在力量这方面要比不过一个小孩子之后,西索虽然心下震惊,但是他依旧是迅速的断开了伸缩自如的爱。那和口香糖有的一拼的念能力长长的拉了一条,顺着君诺辰的力道朝着他这边甩了过来。

然后“啪”的一下,甩了君诺辰一脸。

“”

因为君诺辰现在还是小孩子的体型,所以那长长的一条居然把君诺辰给裹了个严严实实,远看像是一条蚕蛹。

感受着自己被束缚的四肢和那些粘乎乎的触感,君诺辰暴动了。

真是够了!

信不信他跳起来打你们膝盖啊!

嗯,以他现在的身高来说,大概是真跳起来打你膝盖。

炽热的火焰从白色的粽子周边猛地炸裂开来,那些念能力组成的东西被这火焰一点不落的全部吞噬焚烧掉,干净的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火焰委实是太过于炽热和霸道,它们不仅仅是烧光了那些缠绕在君诺辰身上的、属于西索的念能力,更是犹如占据一方的霸主一样气势汹汹的朝着四周蔓延开来,这里霎时间就变成了一片的火海。

这种时候倒要庆幸一下,因为之前君诺辰和西索之间的战斗波动太大,所以张眼睛的人全部都快快的遛了,于是他这么弄下来居然也还没有伤到什么无辜的人。

至于唯一的观众伊尔迷他要是会被这种程度的战斗余波给波及到,那才是真正的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

横刀立在火焰中的身影实在是过于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你看到他的时候,你注意到的不是他的身高,而是那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凶戾之气。

就像是什么史前的巨兽睁开了眼睛看着你,瞳孔中写满了暴戾的气息。

你被他盯着,于是一步也不敢动,恍惚间那像是掌控一切的王者,注视着此世的一切,然后将他看不惯的全部铲除。

当然君诺辰现在就是抱着把西索打死的心态来的。

反正也不会真打死说不定生死关头这货就一个顿悟啥都想起来了呢

这种想法也就是在君诺辰的脑海中一晃而过,他就很是有些遗憾的放弃了这个决定。泉奈那次毕竟还是偶然因素,没有真的得到一个准确的结果的话,君诺辰还是愿意跟着7给出的标准的方式来。

不然万一把自己的队员们给打傻了怎么办?一个个世界穿越找他们已经够苦逼了,难道还要兼职脑科医生治疗吗?

那太惨了,君诺辰表示十动然拒。

所以他现在所求的不过是可以让西索这家伙从自己的身上看出来什么要把他一直带着的理由,或者说,让西索愿意无论发生什么,都把他带在身边。

父子关系是不行的,这辈子都不行的,你不可能指望西索是个慈父好爸爸。

不如说,之前君诺辰喊西索爸爸的时候,他可没有手软,该怎么对着君诺辰出手依旧怎么出手。眼看着这方法不行,君诺辰自然也没有什么随便给自己认爹的爱好。

所以说啊

既然没用的话,那果然还是采取一些别的手段吧。

君诺辰眼中有什么光一闪。

对付西索这种家伙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有用暴力手段就可以使他乖乖就范。打服他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只要让他认识到,你是一个值得另眼相看的对手

那么西索会自己送上门来的。

别的不说,就看看他为了能和库洛洛一战,真的是不惜把自己卖身给旅团来做苦力这件事情就可见一斑了。

所以君诺辰索性狠辣出手,等到西索认识到了他是一个合格的、可以一直缠着战斗的对象之后,就不用君诺辰想着怎么找借口跟着了。

西索会自己像个牛皮糖一样黏上来的。

对于这一点,君诺辰非常的有自信。好歹也是曾经在一起厮混了那么多年的队友,西索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点,他还是懂得。更别说这种情况早就已经发生过了很多次,他已经是驾车熟路了。

不就是打架嘛

这个他熟啊!他特别熟!托马斯36度回旋的那种熟!

就在君诺辰特别装13的虎虎生风的踏着火焰,准备去给他好久不见已经准备上天的队友一个爱的暴揍的时候,终于有人出来,强势的制止了他们。

“你们的行为已经干扰到了正常的市民生活了!”

这位兢兢业业站出来维护治安的猎人大哥也是不容易。

“啊。”

君诺辰眨巴眨巴眼,看了看被他和西索轰平的这一片区域,那张精致的小脸顿时就皱了起来。

三观多少还是正常着的队长大人讪笑着用手指挠了挠脸颊,一把揪住西索的手臂赔礼道歉后快快的、快快的遛了。

西索对此倒是很不忿,在他看来,这些妨碍了他战斗的家伙们,就像是弱小却又惹人厌烦的蝼蚁,不能一脚踩死吗?!

然后他的队长残酷的告诉他,不能。并且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用暴力手段镇压了西索的一切反抗。

离开了好几个街区之后,君诺辰这才人小鬼大的把手往腰上一插。

“你的目的也达到了吧。”

是的,打从一开始君诺辰就看出来了,西索这家伙就是想要趁机打一架顺便确定一下这个突然冒出来喊他爹的小鬼是不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小苹果

当然结果也很令人欣喜,这哪里是小苹果,这都成熟的可以摘了啊!

“呵呵呵,是一颗熟透的大苹果”

他将一张扑克牌抵在自己的唇上,冲着君诺辰眨了眨单边的眼睛,笑的邪气四溢。

君诺辰选择性的忽视掉了这些辣眼睛的东西。

“说起来,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是哪里不对呢

究竟是哪里呢

“泉奈,我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你帮我想卧槽!”

不对的地方,不就是泉奈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吗?!

君诺辰脸色大变,伸手一摸,脖子上面原本挂着的泉奈团子不知何时,不知所踪。

他的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泉奈丢了?!!!”

黑绝倒是很撑得住,他拿出来了足以去竞争奥斯卡影帝的演技来忽悠君诺辰。

“是的。”

黑绝的声音里面似乎是充满了真诚。

“这是从六道仙人那时候传下来的秘法,在宇智波家的亦有估计记载。”

“您既然与宇智波泉奈相交甚笃,那么之后完全可以去询问他我说的是否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