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华 》闲听落花

第五百一三章 济难

周围侍卫和长随小厮来来往往,却没人往棚子里来,甚至连看一眼都没看。

谢余城抱着柱唉哟了一阵子,痛意渐平,又觉得口渴难忍,往棚子里扫了眼,一眼看到正中的八仙桌上放着只农村常用的粗大锡茶壶,茶壶旁边,扣着十来个粗陶杯子。

谢余城又瞄了一圈众人,没人开口,他也别做出头鸟。

谢余城挪到八仙桌旁,杯子倒是十分干净,茶也算不错,谢余城连喝了几杯,一眼又看到旁边纱笼下放着一大盘子厚羊肉片,另一只竹筐里,放的全是炊饼。

谢余城看的眼睛都瞪大了,这是什么意思?

大壶茶,成筐的炊饼,这是准备让他们在这儿呆多久?

“诸位,王爷来过没有?”谢余城屏不住了,回头看着各自为政,散在各处的其它几个官员。

“我刚到不久。”离谢余城最近的官员微微欠身答道,其余几个人七零八落的应道:“我也是刚到。”“我也是。”

谢余城紧拧着眉头,咽下了后面的话,犹豫了片刻,还是出来,迎面看到个脚步急匆的小厮,忙伸手拦住,“这位小哥,请问秦王爷,或是陆将军在不在?”

“不在。”小厮答的爽快无比,“一大早就出去了,小的是在大门外头侍候的,只看到将军和王爷一大早出门,别的,那就不知道了。”

“那在王爷身边侍候的人,哪一位在?能请出来问一声吗?”谢余城见小厮抬脚要走,急忙上前一步,再次拦住问道。

“这个真不知道,小的连大门都进不了,哪能知道二门里的事儿,先生别急,王爷和将军肯定得回来,您说是不是?”小厮客气又热情。

谢余城见实在问不出什么,缩手回步,一步迈猛了,大腿和屁股上一阵剧痛,忙屏气站住,等痛劲过了,才轻轻吁了口气。

这话也是,总归得回来。

谢余城挪进棚子里,看着棚子四周摆了一圈的老榆木长凳子,嘴角扯成了八字,他累得很,可这凳子坐不了啊,最好有个松软的春凳让他趴着,再叫几个手脚灵巧的丫头用湿水洗干净伤口,抹上上好的金创药。

这里……唉,忍一忍吧。

谢余城又转了一圈,比他早了一会儿的刘漕司年纪比他大,这会儿已经撑不住了,挪了两条长凳并排放好,趴在了上面。

谢余城犹豫了片刻,咬牙狠心,也同样并了两条长凳,闭着眼睛趴在上面,顿时舒服的简直想呻吟一声。

秦王带着陆仪,确实是一早走的,不过不是今天早上,而是到扬州驿站的隔天一早,陆仪挑了人往各处衙门催人时,他就带着众人,出了驿站,照胡磐石列出来的被祸乱的地方,以及难民聚集的地方,查看灾情去了。

胡磐石指挥着余大头,董老三,海庆等人,余大头等人再指挥着小伍小六赖子二皮,整个平江帮,忙了个人仰马翻,神采飞扬。

临平县城外,一大早,天有些阴,寒风阵阵,冷意沁骨。

小伍三步一跳,连跑带窜的冲进间破土地庙里,一眼看到董老三,顿时眉开眼笑一张脸象开了花,“三爷!”

“你他娘就不能稳重点儿?老大不小了吧?”董老三一脸嫌弃的撇着嘴。

小伍笑的更灿烂了,他家三爷象这样一开口先骂他挑刺,那就表示三爷心情很好,非常好!

“出去别笑成这样,娘的,外面一地的灾民,你笑成这样,你瞧瞧你这张脸,没法看!”董老三接着嫌弃了一句,才转入正事,“听着,王爷未末前后到,临平县里的那只王八犊子,老子非得眼瞧着他倒霉!”

小伍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两只眼圆瞪着董老三,“三爷,朱县令他不是每天都出来,昨天刚出来过,今天这么大风,他指定不能出来,那个……唉哟!”

小伍话没说完,就被董老三一巴掌拍在头上,“你他娘的,跟着老子混了这几年,你他娘的都白混了是吧?他能不能出来你听他的?要是听他的,老子让你在这儿一守三四天干嘛?让你看热闹的?”

“啊?噢!三爷,唉哟三爷,别打了,我懂了,我刚才,那个啥,见到三爷太高兴,我懂了我懂了,我走了!三爷放心!”小伍被董老三连着几巴掌打的唉哟连连,转身就跑。

“放心个屁!不行,老子得盯着,这事儿要是办出了差错,老子可交不了差。唉,你小子等等!”董老三从胡老大想到郭大爷,从郭大爷想到那位云彩眼里的爷,头皮一阵接一阵发紧,今天这差使,可半分错不得!

临近正午,太阳露了下脸,就又埋入厚厚的云层中。

一群三四百灾民,散在一处背风朝阳的洼地里,老病幼三五成堆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取着暖,年纪轻一些,能挪动的,散在四周,挖虫挖草根,寻找一切能填进肚子里的东西。

东城根方向,一溜十几辆装的满满的独轮车,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车队旁边,跟着个穿着半旧棉袍,戴着皮帽子,揣着手的老者,老者旁边,跟着个穿着打扮的差不多的老仆,同样揣着手,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

“别看啦,”老者声气和缓,“朱县令怕冷,这样大冷的天,请都请不出来,不是一回两回了,从来没出来过,放心,没事儿。”

“我这心里七上八下,那姓朱的发了好几天的狠劲了,说是说啥也得逮着着老爷您,要不,老爷您回去,我跟过去就行。”老仆忧心忡忡,他家老爷年纪大了,身子骨又不怎么好,真被捉进大牢,可熬不了几天。

“你看看这天,捂雪呢,我不放心。”老者仰头看看天,连叹了几口气。

“您不放心,又能有什么法子?这一群人,从这个县赶到那个县,现在连家都回不去了,姓朱的一门心思就想着把他们赶走饿走冻走,满县城谁敢救济?谁救济谁就是跟县太爷作对,老爷能有什么法子?唉,这天道这么好,这世道人心,怎么能坏成这样?”

老仆说着,猛啐了一口。

“这个天,一场大雪,真能冻死人。”老者没理会老仆的抱怨,忧虑忡忡的再次仰头看天。

“老爷可别打没用的主意,小少爷刚进了学,邻县的赵大爷,就因为这事被革了秀才,这辈子都别想功名的事儿了,老爷您可不能害了小少爷。小少爷多聪明,状元之才!”老仆急忙提醒。

“我知道。”老者再次叹气,“一会儿你去看看,数数,有几个孩子,有多少老人,多少病人,等天黑了,再悄悄来一趟,送几件棉衣服,送点药。”

“行。”老仆听老者这么吩咐,放下了心,痛快答应。

说话间,几辆人两个人就到了背风的洼地旁,老仆伸手拦住老者,“老爷,您就在这儿看着,别过去了,真就有什么事,您就当不认识我,您就说您是路过看热闹的。”

老仆说着,挥手示意独轮车继续往前。

洼地里的灾民看到老仆和车子,急忙聚拢过来,缩在洼地里挤团取暖的老弱病幼也急急挪着,努力要挪过来。

“别急,都别急,跟前儿一样,人人都有,谁抢谁没有。”老仆看起来常做这样的事,驾轻就熟,一边招呼着独轮车成竖一字停好,一边招呼众人,“跟前儿一样,老幼妇人排前头,大男人往后排,都有。”

三四百人很快排成歪歪扭扭几队,一个接一个,从推车的壮汉手里接过一个个巨大的杂面硬馒头。

刚发了几十个人,远远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夹杂着大呼小叫传过来。

“快快!往那边!”

“你!往那边,快,围住!”

……

人群顿时一阵骚动,老仆急忙冲老者挥手大叫,“老爷快走!快!快走!”

老者站着没动,。

不是他不想逃,而是逃无可逃。

他逃了,老仆逃不了,推车的十来个长工也逃不了,被捉进牢里,还是一样要把他交待出来,他们敢不交待,朱县令就敢打死他们,都是蝼蚁一样的人。

几乎就是一眨眼,十来辆独轮车和老仆,以及老者,就被十几个衙役,一二十个护卫长随小厮,围在了中间。

朱县令四十来岁,裹着厚厚的狐皮斗蓬,戴着狐皮帽子,裹的象只皮毛的球,喘着粗气,越过小厮长随的围拱,勒马停在老者面前,“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老混头。”

“县尊。”老者长揖见礼。

“赵老头,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我到这临平县四年了,对你还算照顾吧?至少没难为过你,你今天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我为难,真把我当成泥菩萨木神像了?”朱县令没理会老者的见识,几句话说的咬牙切齿,他是真的一肚皮愤怒。

这一堆麻烦窝在他临平县不动步了,从这群麻烦不知道怎么聚到这里那天起,他就没睡过安稳觉,严防死守,只盼着和领县一样,把这帮麻烦赶紧饿走冻走,只要不在他临平县境内,他就得罪不了上头。

唉,上头哪有一个他能得罪得起的。

可这帮祸害麻烦竟象在城外扎了根一般,光见来不见走了,从最初的几十一百,到一两百,又到现在三四百,他急的起了一嘴大水泡,让人盯了几天,才发现是有人偷偷摸摸的给这群祸害送吃的。

可他抓了几次,可每次都差了那么一点点,今天总算赶个正着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老者干巴巴说了句。

他知道朱县令那一番质问,跟上天有没有好生之德半分关系也没有,可他实在没什么话好说。

“带走。”朱县令窝火了那么多天,又赶着今天这样的大冷天骑着马跑到这荒郊野外,满肚皮都是邪火,听到一句好生之德,更是气儿不打一处来,半句不想多听,恶声恶气的挥手吩咐。

“拿回来!”衙役头儿吩咐几个衙役,几个衙役跳下马,冲进人群,从或是吓傻了的,或是正急急往嘴里塞杂面硬馒头的老幼手里抢那个巨大的馒头。

人群顿时一片混乱惨叫。

“县尊,您就发发善心,积点阴德吧。”老仆愤怒极了,冲着朱县令怒吼。

朱县令气的脸都青了,扬起鞭子抽在老者身上。

“住手!都住手!”更远的地方,接二连三的厉呵声飞快的由远及近。

怔神的朱县令手里的鞭子还没来得及放下,背上就挨了重重一鞭子,“让你住手!老子的话没听到?”

“秦王爷有令:都住手!”最后一声厉呵响起时,从朱县令到衙役长随,几乎人人挨了鞭子。

陆仪治下的护卫队伍,不管是骑术还是挥鞭子的技术,比朱县令带的这帮人……完全没法比,一根根鞭子精准的抽在动了手的诸衙役和长随头上身上,却丝毫没有伤及哪怕正在争夺馒头紧挨一起的灾民。

秦王马速极快,从护卫群中冲出,冲过傻呆了的朱县令,勒住马,纵身跳下,弯腰扶起被朱县令一鞭子抽倒在地上的老者,“您怎么样?伤着哪里了?”

“没事,没事,您……”老者被这变故冲击的有几分张惶。

“这是秦王爷,来江淮一带清查调度赈济灾民一事,刚刚赶到,让老人家受累了。”陆仪也下了马,一边解释,一边冲老者长揖到底。

“不敢当不敢当。”老者急忙摆着往旁边躲,“那就好那就好,这些人……王爷您看,可怜哪,您看这天,要下雪了,王爷真是救命菩萨……”老者惊吓意外惊喜交加,语无伦次。

“先把老人家带来的吃食分给大家,有伤的让大夫诊治。”秦王吩咐可喜,可喜急忙招手叫了几个人,飞快的分着馒头,挨个查看伤者和病人,安顿救治。

“老汉给您磕头了,活命菩萨啊。”老者就要跪倒磕头,秦王一把扶住他,“小王当不起,江淮受此劫难,多亏了老人家这样的贤者善人,要说活命菩萨,老人家当得起,小王当不起。”

“王爷圣明,圣明。”老者激动的嘴唇抖动,一把抓住秦王的手,指着惊恐中透着惊喜和希望的那群灾民,“王爷,您看看,这不是村氓无赖,从前都是殷实人家,都是本份肯干的人家,前儿他们跟我说,能让他们回家就行,能过了这一冬就行,王爷,咱江淮富庶,只要……”

老者回头看向顶着半脸血,浑身上下除了惊恐还是惊恐的朱县令,“他们肯抬抬手,不过大家一起紧紧手,王爷,您一定要管到底。”

“老人家放心,小王从扬州入境,除了亲自挨个州县查看,还派人出去暗中查访,只要看到,必定一管到底。”

小厮已经拿了只马扎过来,秦王按着老者坐下,陆仪亲自查看了老者挨的那一鞭,见只是抽破了衣服,脖子上带出道浅浅的血痕,放了心,退后两步,站在秦王身后。

秦王蹲在老者面前,“老人家贵姓?”

“免姓姓赵,贱名平安。”老者急忙答道。

“我看先生带来的这馒头,想的十分周到,先生常做这样的善事?”

“是。小老儿小时候穷极了,托菩萨的福,发了财,小老儿自觉没那么大福份,修桥补路,散财济人,以求心安。”赵平安心绪渐渐平复,看看秦王,再看看负手站在秦王身后,迎上目光,就冲他微笑致意的陆仪,只看的眼花。

眼前这两个人,好看的不象真人。

“先生既然精熟于赈济之事,这几百人,小王想托付给先生。先生也知道,江淮一带,象今天这样的惨事,比比皆是,小王不能久留。小王留下两名护卫,先生只管做赈济之事,余事由他们两人处置,至于这位朱洪年县令。”

秦王回头看向朱县令,朱县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不已。

“你生而为人,这一颗人心,却不知道丢哪儿去了。你忘了自己是人,也忘了什么叫父母官。弹劾的折子,等我巡查后,会替你单写一份。至于怎么写,只看从这会儿往后,你能不能找回人心,重新做回为人,知道什么叫父母官。”

秦王直视着朱县令,声音虽低,却一字一句。

朱县令大睁着双眼,片刻,磕头如捣蒜,“王爷放心,必定找回来,必定为人,王爷大恩大德,大恩大德,”

“我知道你的难处,今天这事,你只管放心做回人,做好人,此事,一切有本王承担。”秦王冷声说了句,不再理会朱县令。

陆仪上前拖起朱县令,将他拖到旁边五六步,俯耳低声,话里带笑,“王爷菩萨心肠,本将军可不是,有一点不好,本将军就送你归西。江淮兵荒马乱的,小县令死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了。”

朱县令吓的脸色煞白,只拼命点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秦王叫了两个中年护卫过来,指给赵平安,“就是这两个,先生放心,象先生这样的贤者栋梁,只要小王还在,还有口气在,必定护卫先生家族平安。”

“王爷放心,这不过三四百人,王爷放心。”赵平安心里滚烫,连连点头。

“银子……”

“银子的事,王爷不用管,堂堂临平县,连个三四百人都救济不了,那不是笑话么?小老儿自家都养得起,养几个月还是养得起的,不用不用,咱临平县不是没有善人的地方,要不是……王爷放心,放心。”

赵平安摆着手,他们临平可是出了名的富庶厚道!

秦王又仔细交待了一会儿,再和赵平安一起,查看了一圈灾民,就留下两名护卫,上马疾驰而去。

他要趁着江淮一带三司都被困在驿站的空档,安置好各处的灾民,时间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