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末之奇谋 》雍尨

第二百七十九章 便将虚实给你看了又怎样

这个微妙的平衡是,曹操绝不可能放过姬蔓四人,他要用姬蔓四人来牵制姬溪的行动,并且要利用刘民的身份从而在名义上和姬溪分庭抗礼。 但是,曹操也不敢伤害姬蔓四人,最起码在曹操的实力全面超过姬溪之前他不敢。

姬蔓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她有恃无恐,她要全姬渊回去,是因为她知道姬渊救不了自己,呆在这里也于大局无益,可若姬渊回到了关中,那么对于曹操而言便是个威慑。

姬蔓能想到这些,可姬渊却想不到,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姬蔓四人回去。所以,姬渊对姬蔓的话置若罔闻,神色阴沉这四处打量,寻找可行的机会,竟还开始思考自断一臂救回见四人的可能性。

见姬渊无动于衷,姬蔓大急,关键时刻,吕浅出声:“二哥,你若再不走,小妹即刻死在你眼前。”说罢,竟毫不犹豫的向刀锋撞去,所幸看押他的军士还算机灵,关键时刻躲闪了一下,否则吕浅必死无疑。

吕浅的坚决,令众人大失惊色,曹操等人心有余悸,姬渊更是痛彻心扉,急忙大吼:“小妹万不可如此,为兄离去便是。”

姬蔓大喜叫道:“速走。”

曹操却冷哼一声,道:“我许昌,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吗?今日不留下一条手臂,你哪都去不了。”

看来曹操是打定主意要废了姬渊的,他不敢杀姬渊,可却又实在忌惮姬渊的勇力,所以,他打定主意要打一个擦边球,废了姬渊却不杀之,留得姬渊一命,使得姬溪虽然会暴怒但不至于丧失理智,毕竟姬蔓四人还在他曹操的手中。

曹操的算盘打的好,但诚如姬蔓所说,姬渊要走谁也拦不住。只见姬渊深深的看了姬蔓四人一眼,而后看向站在马车前的郭嘉,道:“先生,如你你我各为其主,但我姬渊仍旧敬你,也请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对蔓蔓她们多加照顾,姬渊在此谢过。”继而,姬渊怒目而视曹操,冷声道:“我姬渊要走,谁也拦不住我,临行一言,诸君静听。”顿了一下,姬渊断然道:“伤我家人者,不论躲到天涯海角,必杀之。”

说罢,提缰纵马,蹑影一跃而出,再次冲进了人群,先不突围,竟一人在众军从中往来驰骋,杀敌斩将而无往不利。众将围剿,然而此时的姬渊再无牵挂,是故战力更强,竟无人可进姬渊一刀之内。

这是**裸的打脸,曹操恼羞成怒,却当真无计可施,他不敢下令乱箭射杀,所以只能任由姬渊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往来冲突。

到此时,所有人都知道,想拦住姬渊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炷香后,死在姬渊手中的将士已多大数百,而姬渊却仍旧不见疲态,且越发凶猛,直杀的众军胆寒,诸神退避。

郭嘉见状扬声道:“云虎,莫要在行此意气之举,你既然要走,速去吧。”

也不知道姬渊听没听见郭嘉的话,兀自又杀数十人后,姬渊方才一声大喝,向外突围而去,众军早已被姬渊杀的胆寒,哪里还敢阻止他,是以让他轻而易举的突围而出。

有将领不甘,私自下令乱箭射杀,曹操虽然即刻阻止,但军中还是射出了一轮箭雨。箭雨笼罩而下,曹操心中大叫糟糕,谁料想定睛看去,远处的姬渊将手中大刀舞的滴水不落,竟将箭雨具皆阻在身外,不仅他自身无事,便是他的马亦安然无恙。

蹑影速快,很快便不见了踪影,曹操深吸口气,跳下马车,叹曰:“世言吕布天下无敌,可有姬渊之勇啊。”

姬蔓嘲讽道:“吕布乃我二哥手下败将而已,何足道哉。”

曹操没有说话,身边一将领却因被姬渊羞辱之故恶气难平,一巴掌向姬蔓打了过去。

变起突兀,郭嘉怒火升腾却来不及阻挡,眼看那巴掌将要打到姬蔓的俏脸上,斜刺里忽的窜出一个孩子,孩子手中攥着一把小巧的*屏蔽的关键字*,他的步伐玄妙,出手更是狠绝,直接断了这将领的小臂。

见状,众将士更是惊怒,是故齐齐上前要生撕了飘雪,可终于反应过来的郭嘉却踏步上前挡在了四人身前,怒声喝道:“放肆,战场受辱,便要拿女人孩子撒气吗?”说罢,尚还执拗的瞪了曹操一眼。

曹操心下不悦,嘴上却半点楞也没打的偏向郭嘉,亦大喝道:“混账东西,还嫌不够丢人吗?给我退下。”

众将神色阴狠,却不敢再行造次,各自退下清理战场。

曹操和郭嘉走到一起,程昱,荀,荀攸亦凑了上来,曹操问道:“大家绝的如何处置此四人。”

郭嘉当先说:“以礼待之。暂且静观关中之变。”

程昱说:“当先发制人,以二女和令一个孩子为筹码,向姬溪索要南阳之地。”

荀说:“除弘农王外,余者皆为意外收获,是福是祸暂且不论,当务之急是扶弘农王登基,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荀攸说:“应当将弘农王与另外三人分别安置,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四人的意见各有侧重点,但并不矛盾,而曹操又是个很擅于听取别人的意见有能有自己的主管决断的枭雄,是故他并没有多做犹豫,总结了四人的而意见后即刻下了决定,说:“这样吧,将我的府邸腾出来,留给弘农王居住,我搬到别院居住,而那两个女子和那个孩子也安置在别院吧。”顿了一下,曹操继续说:“至于向姬溪索要南阳一事,还是不要着急为好,我意,先遣使前往长安,探探姬溪的究竟再说。”

曹操的决定面面俱到,四人没有反驳的理由,觉接心悦诚服的表示同意,而后,四人有商议了一下,决定派遣满宠出使长安,去探姬溪的虚实。

却不料,满宠还未出许昌呢便不需要去了,因为姬溪已经做出了回应,亦已经将他的虚实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是将姬蔓四人接入许昌的第二日,探马来报,说姬溪已经集结了潼关,关,南阳三处共计十万大军,现已达洛水之畔,逼近洛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